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天官赐福/双玄]天命同归||番外·姝色晏晏

#答应你们的女相豪车来了,不喜慎入[狗头]#


天命同归·正文


番外·姝色晏晏

“今日熏了什么香?”

师青玄倚在卧榻上,香炉中飘来的并不是他惯常熏的紫迦南香,而是微微透着股没药的香气,闻起来虽有些清苦,但着实好闻,他把玩着手中的风师扇,随口问道。

“是苏合香。”

一名神官走上前来,将酒盘轻轻摆在案上,看他一眼,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前日地师大人送来的。”

师青玄眼睛一亮,坐起身:“明仪前日来了,怎么没告诉我?”

随即忆起自己前日喝得酩酊大醉,一路乱走走到了水师殿,便在哥哥殿中睡死过去,末了还被翻波归来的哥哥大骂一通赶出殿门。现下刚回到自

[天官赐福/双玄]天命同归

#想不开去看什么天官赐刀呢真是天天官赐刀啊旁友们#

#ooc,结尾有彩蛋,轻松甜车,大概?#



番外·姝色晏晏


[壹]
“决定了?”

“嗯,决定了。”

师青玄单手叠好一个破旧的小包袱,然后利落地背在身后。

“不是我说,老风,你这好端端的非要去找什么人啊?你知道人家住哪在哪高就吗?”

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看对方一副铁了心的模样,很是纳闷。

“是啊,是啊。”

“什么人非找不可呢?这兵荒马乱改朝换代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众乞丐随声附和。

师青玄明如晨星的眼神陡然一暗。

“不行,我是一定要去的。”师青玄轻声道,“我欠了人家的东西,不还不行

[夏目友人帐/斑夏]老师,做我的宠物吧

一篇旧文,之前放的链接被吞掉了,应LOFTER旁友的要求再搬一次[内牛],分开搬的话感觉像是在刷屏而且部分章节有河蟹2333,所以整理了个目录,可去长佩食用完整版~(txt见评论)

  • 章一          诅咒

  • 章二          失去的视力

  • 章三          回忆...

初心盘点


#血衣派的大雪#

#朱雀大道并肩而行的白衣阴阳师和黑衣武士#

#路西法堕天前的宣言#

#KTV唱偿还的老张#

#八烊千玺#

#凯千的对视#

#萧厉的腼腆和齐修远的不顾一切#

#乔轼伸向段衡的手#

#杜悠予的梦#

{始终最戳我的几个片段}

[魔道祖师/薛晓]一夜鱼龙舞

2018元宵贺文,写得仓促,祝大家汤圆节快乐


病入膏肓[正文完结+后记]

小剧场-汇总


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
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今年的春宛如活泼的少女,迫不及待地踏足而来。

晓星尘同薛洋一路游山玩水,早早便到了金陵。
金陵是个华美而多情的地方。
秦淮河畔的垂柳婀娜拂动,仿佛在召唤那些跋涉而来的异乡人。枝头的花灯随微风袅袅摆动,辉映着漫天闪烁的群星,看起来好像下了一树树纷纷扬扬的花雨。
画舫中、酒楼里总有尝不尽的美酒佳酿,也总有诉不完的愁思与离苦。戏子吟哦,风月俏丽,美目顾盼间平添万般风情。

桥边策蹇俄成咏,陌上飞鞚总绝尘。
御气欲熏晴日丽,瑶林在在恍疑真。

今日来赴的,便是这金陵的元...

你懂什么叫我爱你吗

合集(不定期更新ing)


#成年向,别后重逢,双向暗恋#

可看作「戒烟」篇后续;

胡编乱造,请勿上升

BGM:幸运儿-冯曦妤[粤]


“遇见你,

我从未觉得是奇遇,

倒觉得是重逢。”


01

王俊凯猛的一推,将易烊千玺按在镜墙上,揪着他领子:“你就非得撩是吧?”

今天去舞室,易烊千玺刚刚排完一遍动作,王俊凯刚好看到一个面生的伴舞凑在易烊千玺跟前递名片。千玺修长漂亮的手指捏住那张薄薄的纸片,勾了勾唇角,两个人眼神交汇,笑容暧昧不明。

一举一动都让人移不开视线。

易烊千玺甩掉头发上的汗珠,垂眼看了看王俊凯用力到发白的手,扯动嘴角:“不行...

[西游/孙唐孙]当陪伴成为一种习惯[终]

当陪伴成为一种习惯[始]


第九世。
悟空仰面躺在一棵参天的桫椤树顶上晒太阳。
阳光很好,他惬意地点着足尖,嘴里叼了根草杆,脑袋旁边有一只七彩金丝雀在欢快地蹦来蹦去。

继那日斗战胜佛的狂吼震彻三界以后,猴子回想起了一切。
没有斗战胜佛,他本是齐天大圣。
天地生他孙悟空。
他回想起自己从哪里来、谁点化了自己;回想起欲反天而不成的屈辱,曾放弃过的自由意志,回想起悲天悯人但又情爱不通的唐三藏,曾拿出一片赤诚的真心待他。
彼时的他什么都不懂。
因他生来只知斗、战、胜。
迫于如来的压制,他要在西游路上护他周全,却不知自己为何要这么做。
他嘲笑金蝉子的迂腐木讷,不通世间七情六欲,似多情实则无情,却原来真正不识情之一字的,...

[魔道祖师/薛晓]病入膏肓·小剧场—晓星尘的笑点

病入膏肓小剧场-汇总


⑦晓星尘的笑点


今日晓星尘到访宋子琛所在的道观。
二人对坐品茗。
不过宋子琛没了舌头,自然品不出个好歹来。
于是二人只好聊些琐事。

时间过得飞快,当初被宋子琛捡回来的那个孤儿也已经是个半大青年,虽始终孤身一人,却十分乖巧聪慧,日后必有大成。
“别只顾着说我,你又是怎么回事?”宋子琛一根手指敲着石桌,嗤之以鼻传声道:“别当我不知道,自打你来了观中,薛洋那个垃圾就一直鬼鬼祟祟徘徊附近,你何时又被他黏上的?”
晓星尘轻叹一声,失笑道:“说来话长。”

晓星尘暂住道观之中。
一日。
他出门买苹果,宋子琛紧随其右……后方不远处还跟了个尾巴。
晓星尘没留神,撞到了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
薛洋躲在糖...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