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浮生

伪现实,脑洞如题

BGM:浮生-刘莱斯

勿上升吖~


合集(不定期更新ing)

 

浮世万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易烊千玺读到这一句时,鲜少见的怔了一下。

他想到的不是暮光之城里阴郁俊美的男女主角,也不是来自天南海北的网友们倾诉的灵魂鸡汤,他想到的,竟然是咪咕音乐节时和自己并肩站在一起的人。

那从不戴饰品的哥们儿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枚戒指,在化妆间给自己戴上了,边看边美滋滋地笑。

易烊千玺瞥见对方那如同石乐志的笑容时除了抿嘴笑自然是没什么其他反应的,只求到时候走出去在红毯上接受采访时能不被冻尿就谢天谢地了。

可他仍然差点冻尿。

唉,真是冷。他瞅了瞅身边一层薄纱仙气飘飘的女主持,直觉得更冷了。

身旁的青年习惯性想来牵他的手,被他不着痕迹躲开去,顺便给了对方一个微妙的眼神:兄弟,镜头都快怼人脸上了,你是想横着死还是想站着死?

对方似乎读懂了他的微表情,嘴角抽了抽,一双水光潋滟的笑眼瞬间黯淡下来。

他忽然觉得不忍。


易烊千玺没来由想起的那个人,是他自出道以来成军十年的队友,王俊凯。

现在想想,当初会记得对方戴戒指这件事实在是因为印象太深了,毕竟那人还妄图让自己和他一起戴情侣款,他忙不迭缩一边儿去了。

原来,从那时起他就遗忘了更加重要的东西。他和那个人曾身着高定正装,分别佩戴着日与月的胸针。

那人是太阳,而自己的则是月亮。

易烊千玺努力回忆曾仔细端详过的小小胸针,精巧奢华,闪烁着夺目的光泽,而对方当时说过的什么话,还有许多其他事,如今却记不太清了。

他的记性向来不怎么好。

窝在窗台的藤椅里向客厅望去,有铺满整个客厅墙面的手绘世界地图。许多星星点点分布不均的小红旗插在地图上,小红旗标记的位置遍布世界各个大洋。

易烊千玺走向那面墙,缓缓触摸着。

某天心血来潮动手画了这面墙。因为工作量太过浩大,他又实在太忙碌,断断续续画了大半年才完成,他把三个人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标记在了上面,期间还被来他家玩的王源无情嘲笑了一通。

他们一起走了十年啊。

十年的时间,足够他们跨越山川湖海、洲际岛屿,到达世界的各个角落,二源这个满脑子只有吃的家伙真是一点也不浪漫!他不服气地和王源争辩,而那时的王俊凯是什么表情呢?依稀记得他只皱紧了眉心,盯着那面墙出神。

王俊凯露出的那种表情,让他觉得对方似乎有什么沉重的情感在压抑着缓慢溢出。


越来越多的事情有迹可循。

水星记,意外,舞台上的男人肆意散发着魅力,像一位甜美且魅惑的百花骑士。

还有他不断趋近的脚步。

设定好安全范围的羊圈随着对方的推挤侵占变得越来越狭小,如同被温水包裹着的可怜青蛙,文火慢悠悠地烹着、熬着,他自己竟然毫无觉察,等回过神才发现早已不可自拔,无处可逃。

其实有些时候他可以模糊感觉到一些东西,譬如王俊凯时不时依偎过来的身躯,闲不住的手脚,率直里藏着害羞的眼神……

但他十分认真的装傻充愣,认真的告诫自己不要当真。王俊凯对谁都是一样的好,一样的暖,一样的温柔妥帖,如沐春风,没什么例外,他那些不经意的暧昧言语和撩拨动作也通通都与爱无关,与他无关。

他只当王俊凯少年心性,似爱而非。

如果,不是呢?

如果那些都不是假的,那么……思及此,易烊千玺的心有些发慌,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缓缓把手按在胸口,心室传来阵阵有力的跳动,但是频率十分不正常。


日与月,日月与卿,与卿朝朝暮暮。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真的。

他真的很喜欢你。

原来,他真的很喜欢你。


他回想起来了,咪咕颁奖盛典上王俊凯低声自喃的那句话!

“无人与我立黄昏。”

明明并肩站在一起,却说出这种寂寞到简直像在无声流泪的话语。

易烊千玺抓起车钥匙,冲出家门。

二环一如既往的堵,一长串的车辆有大有小,安分地往前挪动,它们排列的并不笔直,看起来就像一条蜿蜿蜒蜒没有尽头的地龙。

十分钟过去了,它们还在原来的位置。易先生啧了一声,焦躁地捶上方向盘,途中给王俊凯发的消息对方并没有回复,他忍不住又点开看了一眼。依旧毫无动静。

当他将车开进对方的小区时,已经接近晚间十点钟。

深秋的夜晚不比日间,温度偏低,小区里悠闲散步的人们早已回了家,四周一片静谧,易烊千玺缩了缩脖子,站在高耸的公寓楼前抬着头往上看,认真地数楼层,数了半天眼都快数瞎了还是没看清他家的楼层。

不确定对方是否在家,他徘徊了一会儿,决定上去看看。

门铃按下时,易烊千玺紧张了。他等在门外,条件反射咬了咬嘴巴里的软肉,心里百感交集。

那时的王俊凯,在等待他的时候是不是也同样的惴惴不安?


刚走出机场时,和汹涌人潮一同涌来的还有扑面的热气,如一张交织的密不透风的巨网铺天盖地迅速朝他们围拢过来。在这样无形可怕的力量压迫之下,他们三个显得无比渺小,很快,易烊千玺便被挤散了。

当他回过神才发觉两个队友和时刻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不知去向,他茫然四顾,周遭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几乎快戳在脸上的手机相机摄影机。

前方没有易烊千玺期待看到的那个熟悉身影,他开始惊慌,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想要逃离这里,想要躲起来。

正在不知所措的强撑,忽然听到微弱的呼喊声,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一只手用力握住了自己的手腕,将他狠狠拉离了原地。

王俊凯。

他不由自主喊了王俊凯的名字,但人声嘈杂,那细小的声音立刻被吞没在机场中。

对方额角渗出的汗珠,专心致志开路的背影,显然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易烊千玺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一直吐槽王俊凯的中二病,但此时此刻,王俊凯像个披着披风身穿战甲的超级英雄,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跳进了自己的视线里。

易烊千玺低头抿紧唇,把滚烫的耳朵藏在卫衣兜帽下。


听到脚步声,易烊千玺连忙从回忆里抽离,摆出王俊凯最喜欢的笑容来面对他。

门从里面打开了,露出一张茫然的脸。

易烊千玺准备好的笑容,就那样猝不及防的僵在了脸上,甚至都来不及收回去。

眼前的姑娘五官精致,身材苗条,穿着宽大但显然不是自己的衬衫,见到敲门的是他,短暂的怔愣后瞬间露出惊喜的表情喊道:“你是……易烊千玺?!”

这时屋里传来一句:“谁啊?”

有人趿拉着拖鞋从浴室走出来,擦拭着头发询问。

这声音太熟悉了,毕竟听了十几年。

易烊千玺退了一步,支撑了数个小时的兴奋此刻溃不成军。他有些自嘲地扯动唇角,一只手撑住墙,视线渐渐模糊,眼前阵阵发黑,吸气时胸腔传来清晰而剧烈的疼痛,他就像一条搁了浅的鱼,步履凌乱、踉踉跄跄挣扎着逃走了。

那背影看起来有些狼狈,甚至有些可怜。

回到车中,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抖。

他本想问问王俊凯,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过我?他还想问,你现在还喜欢我吗?如果对方回答是,他就要不管不顾地接着问下去:我也喜欢你,现在还能不能在一起?

他在等待的短短一瞬里想到了无数画面,无数两人会出现的对话,唯独没想到会有另一个亲密的陌生人来开门。


有人敲了敲车窗。

“……”

穿着一身白色浴袍的王俊凯气急败坏,在车窗外大声喊着什么。

易烊千玺红了眼睛,只顾惊讶忘记了解锁,直到对方砰砰砸了两下,他才听见一句微弱的“千玺”。他被这声呼唤惊醒,一言不发启动了车子,将男人远远甩开在了身后。

后视镜中王俊凯的表情在夜色下看不分明,易烊千玺心烦意乱,不敢再看。

此时他忽然明白过来,那些问题的答案是或者不是如今早已不再重要,因为无论是和他有关,还是少年心性,那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

那也只是曾经。


“王源儿,一起喝酒去吗。”

“怎么啦小千千,你心情不好?”

“……没有。”

“去哪?”

易烊千玺报了个地址,挂掉电话。

王源来到酒吧时,那个颓丧的英俊男人面前已经摆了整整一排颠七倒八的空酒杯。他吃了一惊,快步走到易烊千玺面前,夺过了他将要送进口中的满满一杯烈性洋酒。

“我说小千千,你疯了?这样喝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来了?”易烊千玺目光有些木愣,歪着头看他一会儿,慢慢腾腾就要去抢王源手里的杯子。

“造了什么孽哟……”王源抱怨了一声,无奈地拍拍他的肩,“亏我推了明哥的生日会来找你,还说喊我喝酒,结果自己一个人喝起来了?!你是有什么想不开的,说出来让你源哥开心开心。”

易烊千玺眯了眯眼,只是笑,然后抬头看到五颜六色的射灯,不知想到了什么,笑意渐渐隐去,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落寞。

“老天,求您别这么笑行吗?”

可太招人了。

王源翻了个白眼,招呼酒保上酒:“既然你不想说,那咱们就只喝酒,劳资今天就当舍命陪君子了!来,喝!”

易烊千玺满意地点点头,一饮而尽。

王源:“……”

酒过三巡,易烊千玺趴在桌上,赤红着眼睛断断续续道:“王俊凯是不是谈恋爱了?”

“啥?”

王源喝得发懵,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是不是和人同居了?”

王源一口酒喷出来:“小千千,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看见的。”

切,就王俊凯那个注孤生的体质?王源心里吐了个槽,耐着性子继续问:“你亲眼看见他和女孩子住一起了?”

“嗯。”

这可就太奇怪了。老王上周不是还喝醉了抱着自己大腿哭诉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如何如何忘不掉的虐恋情深,真当我是瞎的吗那个不该喜欢的人不就是小千千吗?

……王源的槽点太多一时间竟不知该从何吐起。

“小千千,是这样的,我觉得吧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啊,没准那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呢?”

“他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哪个妹妹没来看过我们的演唱会?有哪个我们没见过呢……”

“……”

嘴里说着喜欢小千千,身体却和女孩子同居去了!

“这个渣男!”没想到王源先炸了,狠狠砸了一下桌面。

“晚了。”易烊千玺出神地喃喃自语。

已经太迟了。

即使热烈地喜欢过,也终究会离开。他和王俊凯,就像两颗可怜的仙人掌,渴望靠近却不敢靠近,稍稍控制不住便刺的双方血肉模糊,可就连现在这样不远又不近的距离也开始渐渐崩坏,他就快要失去王俊凯了。

他对于王俊凯不会离开自己这件事,逐渐的不再确定。易烊千玺攥紧手掌,把脸埋进手臂里,意识有些模糊不清。

王源的电话在震动,他眼神复杂地瞥了易烊千玺一眼,接起。

“在我这里。”

“你别叨叨了赶紧来吧。”

王俊凯赶到酒吧时,身上居然还穿着出门的那件浴袍,只是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条丝巾裹住了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滑稽且奇葩。

如果被八卦小报看见了这幅尊容可还行?王源看清来人后立马不厚道地笑出声。

“好笑吗?”王俊凯声音凉凉,皮笑肉不笑的问:“他怎么回事?”

“失恋。”王源也跟着假笑。

“他谈恋爱了?和谁?”王俊凯拧紧眉心迅速道。

“……”

他能和谁谈恋爱?他满脑子都是你个二逼!此人钢筋一样粗的神经震惊了王源,他噎了又噎,“听说你和人同居?”

“我什么时候……”王俊凯的声音突然顿住,诧异地瞪着趴在桌上的男人,“他吃醋?!”

“他吃醋。”

这回王俊凯的反射弧出奇争气,语气从疑问变成了肯定。

“咱们能先别站在这里说废话吗?先把人弄走再说啊!”王源抚额,“我俩喝了酒,你来开车。”

王俊凯架起醉得一塌糊涂的易烊千玺,半拖半抱地放进车后座,然后脚踩人字拖坐进了驾驶座,沉着脸启动车子。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上周还哭天抢地说喜欢人家喜欢的非他不可呢,后脚这就跟人姑娘同居了?真是可以啊朋友。”王源双手抱胸,开始发动嘴炮嘲讽技能。

“同居什么那是我小姑姑!”王俊凯绷紧后槽牙,皱着眉解释,“周五刚从美国回来,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先在我那住了。”

“哟,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在美国的小姑姑啊。”

王俊凯心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表的,她离婚了。”

王源讷讷地道:“那就和千玺说清楚啊,他以为你和人同居呢,伤心的不得了。”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他跑的也太快了靠。”

车子停在王源住的小区,他挥了挥手,嘱咐道:“小千千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他。”

王俊凯满脸还用你说的不耐烦表情。

“我再多句嘴,千玺不是迟钝,他是害怕。”王源意味深长地说。

患得患失,害怕得到后又失去,不如从一开始就不曾得到。

王俊凯低头看了看乖乖伏在自己肩上的男人。

易烊千玺眼角红红,似乎还残留着未干的泪痕,王俊凯喉咙微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王俊凯把瘫软的易烊千玺扛进他家。

他抬头不经意瞄到了客厅那副巨大的手绘地图,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吃力地把易烊千玺拖到床上,为他换下了衣服,然后拍拍他的脸,易烊千玺挥开神烦的手掌,咕哝着翻了个身。

王俊凯无奈地蹲在床边揉揉他柔软的头发,眼前之人无意间伸出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双唇,透出雪白的牙齿边缘,泛着酒气的呼吸滚烫而醉人。

你真的会因为我和别人同居而感到伤心吗?你到底知道我想要对你做什么吗?

千玺,你真的明白我的心意吗?

他捉住易烊千玺垂放在床沿的手,捧在唇边轻吻着絮絮叨叨,说他这些年片刻不停的思念,说他的克制与犹疑,说他小姑姑坎坷的情感遭遇,也不管易烊千玺有没有听进耳里。

他的喉咙嘶嘶冒火,身体燥热无比,抚摸对方头顶的手掌渐渐无法克制,移向易烊千玺瘦削的后颈,来来回回摩挲着,无比贪恋对方皮肤的触感。

想要碰触又收回手。

既然喝醉了,大概吻一下也不会被发现吧。王俊凯边想边凑近对方的唇。

只要一下下就好了。

他垂下头,凌乱微湿的刘海遮住涟漪翻涌的双眼,终于按捺不住贴上了那两瓣肖想已久的温暖双唇。

柔软,丰美,甜蜜,不可告人。

王俊凯的理智彻底崩塌了。

两人的唇像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一旦粘住就再也分不开了。王俊凯呼吸急促地按着易烊千玺,贪婪地索取对方口腔中的温度。

易烊千玺战栗的舌尖,迟缓的回应,懵懂又诱人。

因为被夺走了所需的氧气,易烊千玺开始躲闪,伸手推了推压在胸口的人,迷蒙着睁开眼睛。

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在看清眼前闭紧双目的人时他突然睁圆双眼,发出一声模糊的沙哑气音,手臂反复抬起又垂下,最终小心翼翼地抱住了王俊凯的腰。

王俊凯半睁开桃花状的眼瞳,微微一眯,复又阖上,加深了这个令人面红心跳的吻。

易烊千玺被他亲得腰软,忽觉上唇一阵刺痛,呜咽了一声,是王俊凯的虎牙没收住力道,咬在了他饱满圆润的唇珠。

要命了,这种亲法好色啊,王俊凯为什么这么有经验的样子呢……啊我知道了,这一定是在梦里,梦境中的角色总是无所不能,承己所想,他想通了从前那些小暧昧,所以他隐隐期待着对方的亲吻,所以梦里的王俊凯才会这样热情地亲吻自己,易烊千玺耳朵又红了,脑袋不太清醒地想。

因为是梦中,所以似乎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都不会觉得过分,不会觉得越了界。

他原以为自己是个无欲无求的人,可王俊凯就像是清丽又毒艳的曼陀罗,兀自生长,但却令他不由自主渴求着。一想到这里,易烊千玺有些难过地低语:

-有的。

“什么?”

王俊凯凑过去听。

“有的……”易烊千玺猛然间直起上半身压住王俊凯,两只褐色的眼珠通红泛起血丝,“有的,有人……与你、与你立黄昏。”

说罢,怕人拒绝似的低头吻住了王俊凯的唇。

有人与我把酒分,有人待我诚且真。

有人知我冷与暖,有人伴我度余生。

“王俊凯,你、你愿意与我度、度余生吗?”

他好像又结巴了。

在梦里为什么要紧张啊,真是怂,如果梦里的王俊凯回答说“愿意”,就好了。

王俊凯惊讶地看着眼前放大的脸,半晌,像是想到了什么久远的旧事,掀起唇角露出小小的虎牙,伸手压制住易烊千玺的后颈,张开唇回应起来。

终于等到了。

“傻小子,我愿意。”


浮生若梦,浮尘如空,他愿与王俊凯日月星辰,朝朝暮暮。

时光兜兜转转,他终是又回到了那个人身边。


—end—


番外-星的轨迹

水星是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但它无法脱离自己的轨道,也无法再接近太阳。

对于王俊凯来说,易烊千玺的到来是个意外。

他是个领地意识极强的小孩,只要有丝毫外来陌生的侵入,就会变得十分别扭不舒服。

他最怕尴尬,嘴上一刻不停费老大的劲好不容易活跃了气氛,而那个小子总能一句话把天聊死。

他有强迫症,那个小鬼一个举动就能逼得处女座窒息。

初来乍到的易烊千玺小朋友,真是让他哪哪都看不顺眼。


可这样怪又这样乖的小朋友,身上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即使没人理会他时,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也还是能不受外界影响,自得其乐玩的很投入。

他是个孤独但同时能够享受孤独的人。

自己也很孤独。

作为豪气冲天的大哥,虽然很多人围着他转,有很多哥们儿,会和身边的人嬉笑打闹,但王俊凯还是时常觉得孤独。这种孤独并不是没有人陪着他,而是找不到与之共鸣的人。

直到认识了易烊千玺。

他发现对方和他是多么截然不同但又多么的相似。

于是易烊千玺眼神澄澈、坦坦荡荡发着疯上蹿下跳时,女团舞搞怪停不下来时,怼天怼地怼哥哥们说好的高冷都被狗吃了时……也总会让他觉得可爱到不行。

怎么能一本正经的可爱成这样子呢?太犯规啦。

心底多了这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王俊凯以为自己藏的很好。

某天逛B站无意中看到两人的剪辑时才发现,眼神太过露骨,动作太过越界,忍不住时刻追随那个小鬼打转,这不像是对待友人兄弟或是亲人,甚至不像是对待喜欢的女神,像是…中了名为“爱情”的剧毒。

可易烊千玺,多迟钝又多精明一个人呀。

自己唱水星记,唱意外,唱各种爱的表白,借用各种机会来暗示他,可花式撩汉到了易烊千玺那就像一拳打在了羊毛上,气势汹汹的力道被无辜又软绵绵的反弹回去。


有时候王俊凯搞不懂他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他在易烊千玺家的客厅看到了那面墙。

墙体素洁,精心绘制了属于他们的足迹。那上面的每一步,都能让自己回想起背后的艰辛与后来的巨大成就,但最先浮现在脑海里的,还是每一个的易烊千玺。

安安静静望着自己的易烊千玺,垮着脸有些闹别扭的易烊千玺,笑出梨涡的易烊千玺,收到第一份礼物嗨的像个傻子的易烊千玺,劲歌热舞勾人神魂的易烊千玺,被自己上下其手逼迫的脸色涨红不知所措的易烊千玺……

每一个他,都让自己更加喜欢,更加舍不得放手。

王俊凯想,遭了。

他喜欢上这样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如同水星记里唱的,永远得不到他,又永远离不开他。

咫尺远近,亦步亦趋。

他最终还是趁着易烊千玺喝醉时没忍住偷吻了他。

一直以来非常渴望非常想要的一样东西终于属于自己,他完全无法控制住那种兴奋,满脑子想的都是占有眼前的人。

可易烊千玺眼眶含泪,捧着他的脸磕磕巴巴对他说:“我想和你度余生。”

王俊凯绝望地想,完蛋了。

这不是占有欲,也不是喜欢随便的一样物件。

他这辈子都逃不开易烊千玺的手掌心了。


彩蛋-谁上谁下

剧情如题,简单粗暴

易烊千玺被折腾狠了,足足一周没有搭理王俊凯。

今天他一回到家,王俊凯就迎了上来。亿万人着迷的偶像男神吃力地抱着一盒巨型roseonly笑得像个智障,“易易,你累不累?快去洗个澡放松放松!”

你还不如送我个熊。

闻到玫瑰厚重馥郁的香味,易烊千玺皱了皱眉。

王俊凯把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往易烊千玺怀中一塞,做饭去了。

易烊千玺换了室内鞋,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随意朝沙发上一摊,百无聊赖地刷手机。

厨房里飘出香喷喷的饭菜味道,他鼻尖动了动,溜达到王俊凯的战场。

料理台上离他最近的地方是一盘清淡爽口的时令青蔬,而麻婆豆腐则摆放在另一瓷白的盘中,红彤彤的辣油滋滋冒泡,旁边的红烧排骨正在往外盛,肉质被高火炖煮的浓香透烂,让人口水横流,食指大动。

易烊千玺舔舔唇,暗戳戳地伸手偷了一根排骨啃起来。

排骨太好吃了,他两口解决掉一根,吮着食指想再偷一根,却被转回身的王俊凯给逮了个正着。

“又偷吃?你多大人了还舔手指?”

王俊凯笑着抱怨,把他的手指从口中取出,然后面不改色含进了自己口中。

“……”

易烊千玺的脸就在他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慢慢红成了番茄。他用力往回抽自己的手指,没抽回来,只觉得浑身各处都在冒烟,偏偏还要佯装淡定,好在对方仅是惩戒般用虎牙轻咬了一下,然后放开他,悠闲地哼着歌转身继续做饭去了。


饭桌上,易烊千玺抬眼看了看对面不时偷瞄自己的男人,勾起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王俊凯,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你说。”

“看在你这么用心良苦的份上,要不今晚来一回?”

“真的吗?!”

家里放着这么一帅哥不睡难不成当摆设?

“你别急啊,”易烊千玺摸了摸下巴,“今晚咱们来点儿不一样的吧。”

于是王俊凯就在易烊千玺“来点儿不一样”的话中尽情脑补了一番,晚餐过后早早洗完澡爬上了床,摩拳擦掌、翘首以盼着。

会是蒙眼play吗?还是女装?女装的话是谁穿?穿小裙纸的刘艳芬女士可爱哭了啊!还是说他要打野?啊不行,只是稍微想一想那些画面,就觉得整个人都要升天了。

王俊凯捂住脸,拼命把自己的慈母笑憋回去。

易烊千玺洗完澡了。他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漂亮精炼的肌肉随动作若隐若现,肚脐下方一层薄薄的腹毛,胯间松松围了条浴巾。

很爷们儿,很性感,很想睡。

王俊凯看的双眼发直,口干舌燥。

易烊千玺坐在床沿,一手捉住了王俊凯的手腕,上下打量他一眼。

啊,主动的易易。王俊凯的慈母笑没藏好,不小心露了出来。

但是当他家易易把他凶狠地摁在床上时,他脑袋上忽然浮现出了三个巨大的问号。

???

为什么和想好的不一样?

“千玺……你……”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杂乱无章的吻惹得眯起双眼,抬手想要夺回这个亲吻的主导权,但对方霸道地制止了他,长腿挤过来,还把他的双手锁死在头顶。

直到易烊千玺的手从他胸膛挪到他的屁股,王俊凯顿时像炸了毛的猫,猛的弹起来叫唤一声。

他还真就叫出了猫的声音……

易烊千玺听到那尖细的叫声,噗的笑出来。

王俊凯惊魂未定,结结巴巴:“你你……”

易烊千玺的节奏被打断似乎令他很不悦,他凉凉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王俊凯,啧道:“怎么,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有…不是…咱们之前不都是……”

易烊千玺翻身靠在床头,捋捋头发,似笑非笑地说:“你每回做起来叫的都像个发情的猫,有那么舒服?我也想试试。”

“……”王俊凯捂上眼,“你不是腰不好吗,千玺你听话,咱们还跟之前一样,你一点都不累多好啊,不用你动,我来动就好了!”

王俊凯,脸呢?我就问你脸呢?这话说出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不累?我特么都快被你拆散架弄死了!平心而论,他并没觉得那种事有多么舒服,难道王俊凯是个传说中器大活烂的boy?

易烊千玺面上不动如山,心中弹幕如飞,只问:“别扯废话,你到底让不让我上?”

王俊凯纠结万分,露出个晴天霹雳般的表情。

又来了,那种狗狗眼。

就在易烊千玺发愣期间,王俊凯鬼鬼祟祟靠近过来,搂住易烊千玺的腰小心翼翼地来回揉了两把,委屈巴巴的声音里透着哭腔。

“易易,你要是不舒服那咱们以后都不做了…不对不对,少做几回行吗……不舒服你要说出来啊,我一直以为你很舒服才发出那种声音的……”

“……”

能闭上嘴吗?能不能闭上你喋喋不休的嘴王俊凯!易烊千玺像是被王俊凯恋爱少女脑的一番话锤成了内伤,已经放弃再和这个智障沟通了。

他今天话就搁这儿了,他要是再听信王俊凯一个字再让他为所欲为他就是个傻子!

过了一会儿。

卧室里模糊泄出了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千式苏音,闻之令人心痒难耐血脉喷张,其中还时不时夹杂了一两声的“猫叫”?

又过了一会儿。

那低低柔柔的声音再次在寂静的深夜响起,像是痛苦又像是欢愉,断断续续一直持续了许久,方才渐渐平息。

真香。

浮浮沉沉失去意识前,易烊千玺这样想。


—完—


评论(3)
热度(64)
  1. 遇见千玺是我多幸运Narkosis 转载了此文字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