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脸红的思春期

✦电话play小甜饼,发了一辆隐形车请大家上车时不要忘记带技能2333

✦胡编乱造,请勿上升

✦BGM:You(=I)-脸红的思春期爱你-陈芳语


合集(不定期更新ing)


又名:异地/国恋真是令人苦恼(重修版)


易烊千玺将薯片塞进嘴里,轻轻拍掉手指上的粉渣。

此刻他正窝在沙发里,捧着平板聚精会神,茶色的眼珠不时随屏幕来回移动,偶尔泄出几声闷笑。

队长踩着摇曳多姿的猫步溜达过来,蹬腿跳上易烊千玺的肚子,他顺手撸了把喵星人丰厚的毛,戳了戳小家伙湿漉漉的鼻端,挠挠它小巧的耳朵。

猫咪喉咙里立刻发出愉悦满足的咕噜声。

手机响起熟悉的铃声,他抓起来看了一眼,接通。

“喂?”

一阵滋啦滋啦的电流声,却无人讲话。

“……喂?”

“……滋…喂听得到吗……喂…诶有了有了……”

隔着电话,易烊千玺仿佛看见对方高举手机找信号的傻样,不自觉地笑起来。

“小凯,听得到吗?”

“听得到听得到,嘛呢?”

“在家。”

“在家干嘛呢?”

“看电视啊。”

“你今天不是有开播会?”

“那个啊,早结束了。”

易烊千玺一怔,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头抠了几下指甲。

“哦……”

王俊凯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只是抽了抽鼻子,上下牙齿打着架,哆哆嗦嗦地道:“你等会儿我先进屋,太冷了我去。”

易烊千玺隔着手机仿佛也感觉到了长白山扑面而来的凛冽寒气。


易烊千玺打开免提,把手机重新放回桌上,听着王俊凯踩在雪上的脚步声。

咯吱、咯吱。

轻微而细碎的、零零散散分布不均的。

像踏在自己心上。


“你怎么不用微信开视频啊?”

王俊凯喝了口热可可,搓着手说:“千玺我都快冻懵了,你都不知道这鬼地方气温多少。”

他讲完才想起易烊千玺刚才的问题,笑的坏兮兮:“是不是很想我啊~”

“我想想…零下19。”

易烊千玺机智地避开了第二个问题。

“答对了!你果然是很想我吧千玺。”

王俊凯在那头打了个响指,当即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冷了。

对方没接茬,但紧接着微信的视频邀请提示在王俊凯的手机上亮起。

“千玺~”

迎接他的是对方大大的笑脸。

王俊凯的笑脸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如同一朵散发着雪亮柔光的白色蔷薇,将寒冰彻骨的雪夜点缀得暖如旭日。

“小凯,你拍戏的时候穿厚着点儿,当心别冻感冒了。”

听筒里千玺的声音经由电波的修饰,竟变得格外软萌。

王俊凯正在心酸地歪头叹气,听到千玺好似回到十三四岁时的柔软声线,连忙点头,紧接着他想起对方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便笑得有些羞赧。


“千玺,这里好破啊。”

“嗯。毕竟是屯儿里。”

“……”

这傻小子,皮这一下感到很快乐吗?

“千玺,等回北京之后我想去吃面,你陪我去好不好?”

“好啊。”

“千玺,我好想你啊。”

“嗯。”

“千玺,下雪了……”

王俊凯将厚重的窗帘拉开一条细细的缝,往外面望去。

长白山的雪,真冷啊。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远处飘飘扬扬的雪片迷乱了人的视线,雪片终年不化的峰顶被新雪覆盖,看起来愈加圣洁,也愈加冷彻。

半轮冷月在几片稀松的冻云中间浮动,几点疏星远远地躲在天角,白天拍戏时留下的各种痕迹、深深浅浅杂乱无章的脚印疲倦地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样子,直到新的脚印来压在它们的身上,它们才发出一阵低微的叹声,被压碎成了奇怪的形状,于是在这一白无际的荒芜山道上,不再有清清楚楚的足迹了,在那里只有大的和小的黑洞。 

王俊凯想起自己从山城刚去到北京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下雪时的样子。他简直高兴疯了,像个撒欢的小狗扑进雪地里打滚,朝身边的人扔雪球,最后还堆了个奇丑无比的雪人。

但那时为什么不会觉得冷呢?

大概是因为那时的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一起的,彼此形影不离、嬉笑打闹,只觉得,好开心。

另头的易烊千玺低低“嗯”了一声,他听出王俊凯的落寞,于是语气轻快地继续道:“小凯,你记不记得咱们有回拍摄,下了好大的雪,你堆了个雪怪,可丑可丑了,哎对我这还有照片儿呢。”

“……你才雪怪,那是雪人好吗!你还把我雪人的鼻子给拔了!”

王俊凯气急败坏,刚酝酿出的一丝文艺忧愁气息被某只猴一棍子给无情打散了。

易烊千玺笑得很是没心没肺。

“千玺,你那……诶那是干嘛呢?赶紧的让它停嘴!”

王俊凯还要说些什么,忽然手指颤巍巍指向屏幕,眼睛瞪得浑圆。

易烊千玺只顾着逗猫,无视了视频里龇牙咧嘴炸毛的王俊凯。

队长慢悠悠瞥了一眼屏幕里失去表情管理的两脚兽,继续慢吞吞地在易烊千玺胸膛上踩奶,大头抵在易烊千玺下巴,舔着他的脸蹭来蹭去。

……卧槽?他居然被一只毛团鄙视了?!

他,王俊凯,一个坐拥几千万粉丝的顶级流量,居然被一只只有十斤重的喵星人,给鄙视了?

这是什么操作?

王俊凯暗自咬牙,顿觉冷嗖嗖的屋里似乎又下降了好几度,不由自主打了个机灵。

易烊千玺发出宠溺的笑声。

“有多想?”

他只顾得上和毛团置气,根本没注意千玺最后那个问题,下意识回了句:“什么?”

“我说,有多想。”

易烊千玺举着猫,转头看了一眼醋意大发的小队长。

他的手指拨弄猫咪的胡须,引得猫咪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过他修长漂亮的手指,留下些泛着光泽的水痕…不知怎么就有种微微色气的感觉。

王俊凯的脸登时就红了,双眼有些发直地叨念着:

“昨天还梦见你了呢……”

易烊千玺白他一眼,也懒得去脑补王俊凯口中的梦是什么样的不可描述。

“就、千玺你会梦见我吗?”

对方的一脸期待让千玺忍不住心软,偏生嘴上还是要逗他:“当然会啊,天天都梦到邬童姐姐呢。”

眼看着王俊凯的笑容越变越大,然后秒变冷漠.jpg。

易烊千玺笑得东倒西歪,几乎破音。

“易烊千玺你给我等着。”

看他回去怎么收拾这个越来越无法无天的小崽子,王俊凯恶狠狠关掉了视频。

对方似乎还不满足,又发了条微信:

小凯哥哥,我等着你呢呀~

还有张队长啾啾的表情包。

……他并不想被那个争宠的毛团啾啾好吗?

他拨回去打算继续怼千玺,但试了十几分钟,信号却一点都不给力,总是还没接通就断掉了,最后索性恼怒的把手机扔在床角。


在这个冰天雪地的荒凉地方,能够打发时间的事情实在太少,王俊凯无事可做,偏偏网络信号还不稳定,只好开始啃剧本。

眼前不断冒出自家那个不省心的恋人兼队友的俊脸,忍不住分神胡思乱想着他这会儿是不是已经睡了,那一个个的毛团有没有又趁其不备钻他被窝。

剧本显然没看进去几行,王俊凯倚在床头,拨弄着额头参差不齐的刘海,觉得更烦躁了。

越气越来劲的王俊凯翻来覆去睡不着,掏出手机试图刷微博。

这会儿夜已深,他用流量加载了半天才刷出来热搜。

一行字蹦进他漂亮的桃花眼中:

#易烊千玺 黄子韬#

……

WTF?!!!!

王俊凯捧着手机使劲戳戳戳,终于在九声刚响过的时候,电话接起来了。

“喂……”

易烊千玺睡意惺忪,把手机贴在脸上,声音轻的像是在呢喃。

“……你有病吧大哥,这个点儿打过来,”易烊千玺根本没有醒神儿,电话里传来叽哩哇啦一大堆,语速过快他一个字都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是说,千玺你怎么能在节目里和韬哥说那句话!”

“啥?”

“就那句话啊!‘我爱你’!”

“嗯嗯,我也爱你。”易烊千玺困得简直快灵魂出窍,就这么连声应着。

电话另一端的人忽然安静下来,许久没有吭声。

易烊千玺懒散地翻了个身:“怎么不说话了呀?”

“……你知道吗千玺,我现在就想买张票飞回去找你。”

“王俊凯你是不是有毒?”易烊千玺大笑,“别闹了。”

“我没闹,我是真的怕……”王俊凯声音一沉,带着满满的委屈,“我觉得我再不回去……”你就要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给拐走了!

“……”易烊千玺悄然掀起唇角,“你说你大晚上不睡觉又跟这儿闹什么别扭呢?”

对方闷声不吭,像是在赌气。

“你看热搜了?你也知道导演组那些人的路数,说着玩儿的不会还当真了吧?”易烊千玺无奈道。

“我就是气不过……”

王俊凯闷闷不乐的缩在被窝里。

“再说了,你好意思说我啊‘王前辈’,你不也一样在大学里和一群学长学姐打得火热吗?”

易烊千玺似乎被他的情绪感染,也跟着较起劲。


大学和高中毕竟是不同的。虽说他们年少成名,可除去繁忙的行程,他们依然要上课写作业考试,经历最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学生时代,应该说始终没有远离校园生活。

而如今王俊凯顺利进入大学,易烊千玺在为他高兴的同时,不禁也感到微微焦躁——在对方眼里自己是不是很幼稚?是不是还是那个作天作地的小鬼?虽然王俊凯成天跟他耍二卖乖,可实际上他清楚的知道,对方温柔又沉稳,心智早已十分成熟。

还有几个月,他就可以和王俊凯一样,高考、成年,然后成为一名大学生。

他迫不及待。


王俊凯像是丝毫没有想到易烊千玺会这样说,他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和他们打得火热了?我明明就……”

“就什么呀?”

真心人可否借胸部一看

脑海一片空白之时,他终于不甘心地承认,自己从来没这么疯狂地想念过一个人。

等回过神来,王俊凯也在大口地呼吸着,汗水沿额头滑落,胸口的衣料被汗液浸湿,他把纸巾揉成一团丢在不远处的纸筐里。

但完全不够啊,他还是很想|要。

很想要千玺。

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相互陪伴着窝在一起逗猫、耍二、看无聊的段子,都会觉得很幸福。

他一边讨厌着这样软弱的心态,一边想念得快要哭出来了。

“小凯,等你回来,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王俊凯的声音听起来实在太寂寞了。

易烊千玺想到对方凝视自己时那种认真的目光,心脏忽然一紧,忍不住开口了。


他其实是个很心软的人。

虽然大部分时候都一脸高冷,却根本不懂得拒绝别人。

喜欢的人和他撒撒娇、卖个萌,他就会被唬的七荤八素找不着北,更何况那小子还总是睁着一双狗狗眼看向自己,一言不合就热辣表白,可以说生得艳丽的桃花眼和絮絮叨叨的话痨体质全都用错了地方。

就连录制节目时也是这般,面上不露声色,死撑着一副强大可靠的模样,其实心里一点底没有。他总觉得那些努力的人应该得到正视与尊重,以致于让自己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以往这样的时候他不需要去做什么选择,也不需要去思考那些稳妥又漂亮的措辞,因为每当那时都会有一个并不强壮的身影站在前方,为自己遮风挡雨。

那样一个可爱又稳重的人站在自己前方,让他觉得很幸运。

那种时刻就会尤其想念王俊凯。


“那好,我们说定了!等我回去。”

王俊凯眼睛一亮,心满意足地和易烊千玺说了晚安,带着一脸蜜汁微笑进入梦中,继续对着毫不知情的千玺这般又那般,酱酱又酿酿。

而同样需要洗内|裤的易烊千玺同学就比较悲催了。

闻到某种神秘味道的猫咪陡然跳上床,东瞅西嗅害得他尴尬无比,手忙脚乱跑进浴室又冲了一遍澡,然后黑着脸把队长拎进猫窝。

他叹了口气,睡意全无地拿起手机发了条微博。

“家里养的猫太生猛怎么办?”

接着大脑便不受控制联想到某个很像猫但却比猫要生猛得多的哥们儿。


------脸红的分割线------

易烊千玺气喘吁吁,手搭在额头上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电话另一端传来同样一团乱的呼气声。

一阵窸窸窣窣,另一端的人似乎翻了个身,熟悉的低音在耳畔响起:

“千玺,我好想回去。”

易烊千玺没说话,还在浑身无力地感受着释放过后的酥酥麻麻,心中空落落的。


真是曰了狗,好不容易王俊凯从屯里出来,自己也终于从五三噩梦里解脱,满以为假期可以趁着活动去北京见人,没想到这哥们儿更绝,高能2一结束居然就马不停蹄跑去法国,感情自家队长这是放飞放出圈儿了,祖国都容不下他了?

不过空闲时搜到对方的剧透,还是觉得——嗯,冷着脸做料理的王店长,真是帅。就连提个菜篮子在市场扫货,都能走出米兰时装周的秀场既视感,[手动再见]。

还有高能2,虽然他家小队长被这个制作组坑的不轻,但还是成功圈了一大波路人粉,比如游戏之神附体的技能、空中飞人般的运动细胞、爱中国要大于我的名言、顾及到他人时的温暖与细心……

啊,好帅。这个浑身散发魅力的男人。

虽然只比自己差一点点啦。易烊千玺暗戳戳地一边搜一边觉得自己的颜控大概是病入膏肓了。


“千玺?”

对方提了音量询问道。

“嗯?”

“……”

喊了又不说话是要怎样?易烊千玺翻翻白眼,身上一层汗十分不舒服,打算去浴室洗个澡。

“再来一次好不好?”

“……王俊凯,你丫是个禽|兽吧?”

还来?您不是腰不好吗?

王俊凯躺在kingsize的大床上,环视过于空旷的套房,很奢华,很浪漫,但没有那个人。他有些失落,甜丝丝的独特低音顺着听筒传达至大洋彼岸的易烊千玺:“可我真想你了,亲不到你,也摸不到你的胸肌,还搂不到你的腰,进不到……”

“停停停!赶紧闭嘴吧大哥。”

易烊千玺耳朵红的滴血,心尖都在颤抖。王俊凯简简单单几个字就让他某个地方再度生龙活虎地站起来,开心地冒出眼泪。

这可真是太要命了。

“那你给我唱首歌吧,易易~”

听得到吃不到的某人继续缠着他撒娇,语调绵软的不像话,好似他家卖萌的猫大爷。

“我唱歌不好听。”易烊千玺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手里甩着数据线懒懒的答。

“谁说哒!”

小队长眉毛一竖,易烊千玺仿佛看到一个炸毛的王俊凯在自己眼前跳脚,不由得笑出声。

“你唱。”

“可我想听你唱啊……”委委屈屈的声音。

“……那,你要听什么?”

“宝贝吧,就唱宝贝!”

“你也是神经病,多大人了还听这个?”

隔着手机王俊凯都能想象到对方嫌弃的表情。

“我不!我就想听这个~”

王五岁似乎已经开始就地打滚了。

对面没了动静,就在王俊凯即将开口催促时,易烊千玺轻轻哼唱起来: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都好眠

……

哗啦啦啦啦啦 我的宝贝

整个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 我的宝贝

让你知道你最美

……”


低沉磁性的歌声缓慢地流淌着,王俊凯闭上双眼,把手机捧在心口的位置,呼吸慢慢变得轻浅。

他太想念那个人了。

不仅仅是因为茫茫的距离,还有越来越繁重的工作,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见面了。

经过了漫长的寒冬,直到夏日来临,他还是没有机会见到那个人。无法当面言说的话语,无法贴近的身躯,还有无处不在的思念。透过电流总觉得不够,即使再真心的话语,隔着一层看不见的东西反复表达,也终究会开始自我怀疑不确定起来。

他们有时电话,有时视频,有时会相互寄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似乎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刷着手机,却也只会让想念更为深重。

于是,遥远法国的夏夜,只要店里闲下来,他就会安静地窝在一旁刷微博,刷ins,发微信,看那个人胡子拉碴野人一般生无可恋地拿鼻孔怼人,看那个人轻松走出考场还不忘在黑板上留下的暖心话语,看那个人挂着两枚巨大的黑眼圈穿过川流不息的机场,透白的宽大T恤仿佛那个漫画里走出的少年L。

消瘦的令人心疼。

几个月不见,他似乎更憔悴了,后颈的脊椎都凸出来,单薄到一阵风过去就快要被卷跑。


易烊千玺唱完一脸通红,心脏猛跳,腹诽这歌唱给楠楠听时也没这么紧张啊,一定是歌词太羞耻太像告白,一定是这样!

他想的出神,手里的数据线掉在了小腹某个难以言说的部位,那里本就还没冷静下去,此时被砸得一痛,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王俊凯耳朵很尖,立刻坐起身不怀好意地问:“千玺,你在干嘛?”

“没、没干嘛……”

易烊千玺拼命用手对着精神奕奕的地方扇风,嘴里还乱七八糟泄出一两句“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念经般的词儿,就差拿自己的核桃手串当法器用了。

“你骗人,你是不是举旗了?”

王俊凯嘿嘿直笑,笑得虎牙着凉,像闻到腥味儿的馋猫。

“我也一样啊,唉,怎么都觉得不够,况且这样竖着也发挥不了作用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摸到活人啊……”

易烊千玺咒骂一句,简直想掐死那个喋喋不休祸国殃民的妖孽。

“王俊凯,你可真行,你这算弓|诱|未成年你知不知道?”

真不愧是成年人,尺度越来越大了。不过他立马也要成年了,大家走着瞧,易烊千玺凉凉一笑。

“那我俩也是同谋,嘿嘿。”

“自己的手真是没劲……”王俊凯嘟囔完,呼吸渐渐变得沉重了,“还是你的手舒服啊~”

他联想到易烊千玺修长白皙的手指,那双文质彬彬挥毫泼墨的手,那双骨感迷人灵巧跳跃的手,那双握住自己生涩颤抖着小心翼翼动作的手。

那样一双手,那样一把嗓音,那样甜津津的笑容……那样一个人。

全部属于他,只有他能看到,只被他所有。

“……”

易烊千玺看了眼自己的手,突然有点不能直视,他绝望的发现不仅没把兴奋的地方扇下去,反倒站的更直了。

他一向觉得自己自制力足够好,可但凡有关王俊凯,他就好像变了个人,那可怜的自制力仿佛一座看起来坚不可摧实则不堪一击的沙堡,潮水褪去,便什么也不剩下了。

他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三曷欲的人。

就算处在精力旺盛的青春期,他也有一百种方法来安放自己使不完的活力。

王俊凯惑人的声音还在继续,易烊千玺却急红了眼,捂住那处蹲在床上原地打转,满脑子的不可描述。

毕竟,尝过荤的狼,很难再骗自己去吃草。

过了一会儿。

“小凯……”

易烊千玺丧丧的,似乎放弃了某种坚持。

“怎么?”

“我、就是……那个,如果,只是如果,我去看你的话……”

王俊凯听清了他的话,险些把手机砸地上,他嚎叫着:“千玺!你是要来法国吗?是这样吗?你要来找我吗!!”

易烊千玺赶紧将手机拿开,远离自己饱受荼毒的耳朵,“……你小点声儿。”

“我我……千玺千玺……”

语死早的王俊凯此时简直丧失了语言管理系统,磕磕巴巴不知道在叨叨什么鬼,不过他的兴奋和激动却早已传达给了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的体温,他的呼吸,他的火热,他柔软的唇舌,他的褐色眼瞳,他直愣乱翘的头发,他漂亮的肌肉……

王俊凯没头没脑地在床上乱蹦,只要一想到易烊千玺来见他这件事就觉得要心脏病了。

总有网友调侃他的皮肤饥三曷症,他也并不在意,不过如果真的要说饥三曷症的话,也只有易烊千玺这个人会让他克制不住去靠近。

抱不够,亲不够,爱不够。

只有他,也只能是他。


易烊千玺听见另一头的王俊凯居然开始唱歌了,情歌一首接一首,歌词一句比一句胆大,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其中有几句英文的歌词直白到如同看了部成人电影,他抓过抱枕盖住自己的头,可是没能堵住对方的魔音穿脑,紧接着他又跳起来火速冲进浴室去了。

他甩了甩湿淋淋的头发,垂着头戳戳自己的脸,做贼心虚般悄声吐出一口气,抿紧唇笑出一对可爱的梨涡。

王俊凯太狡猾了。他闷闷地想。

被需要着的感觉,被爱着的感觉,有点令人上瘾。


在床上滚来滚去唱嗨了的王俊凯,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让我今夜好眠?

恐怕只能睁眼到天亮了好吗?


第二天的微博炸开了锅。

#王俊凯 中餐厅2#

#易烊千玺 中餐厅2 飞行嘉宾#

#王源 中餐厅2#

#TFBOYS合体#

……

热搜前十,三位少年占了六个,让人不禁感慨这是何等可怕的流量。

正在此时,身处异国土地刷着微博的两人,同时扬了唇角,眼角眉梢都跟着明媚了起来。

落地窗外,日光晴好,大片郁郁的树荫底下闪耀着斑驳的光影,粼粼的湖水反射出刺目的光芒,白昼变得漫长,温度开始爬升,学生们开始放假,盛夏即将来临。

而他们,

-就要见面了。


评论(13)
热度(169)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