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魔道祖师/薛晓]一夜鱼龙舞

2018元宵贺文,写得仓促,祝大家汤圆节快乐


病入膏肓[正文完结+后记]

小剧场-汇总


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
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今年的春宛如活泼的少女,迫不及待地踏足而来。

晓星尘同薛洋一路游山玩水,早早便到了金陵。
金陵是个华美而多情的地方。
秦淮河畔的垂柳婀娜拂动,仿佛在召唤那些跋涉而来的异乡人。枝头的花灯随微风袅袅摆动,辉映着漫天闪烁的群星,看起来好像下了一树树纷纷扬扬的花雨。
画舫中、酒楼里总有尝不尽的美酒佳酿,也总有诉不完的愁思与离苦。戏子吟哦,风月俏丽,美目顾盼间平添万般风情。

桥边策蹇俄成咏,陌上飞鞚总绝尘。
御气欲熏晴日丽,瑶林在在恍疑真。

今日来赴的,便是这金陵的元夕灯会。

薛洋拉着晓星尘兴致勃勃坐上雕龙画舫,两岸飞檐翘角、巧夺天工的刻艺让他目不暇接。
画舫缓缓荡开涟漪,水浆碰撞,周围不断传来难掩兴奋的窃窃私语。舫内端坐着一位姿容清丽的女子,双眸低垂,点绛朱唇,头上的发钗微动,见客人齐全了,便竖起琵琶,葱指轻拢慢捻,一曲吴侬软语的秦调小曲便流泻出来。
薛洋喜极乐极,偏又是个没心没肺的,抓着晓星尘的袖子就晃起来:“道长,你看你看,漂亮得很!”
说完想起对方是看不见的,又一拍脑门:“你瞧我给忘了,你是个瞎子,哪能看得见,嘿嘿。”
“……”
晓星尘倒是早已习惯了薛洋的跳脱,微微一笑并没放在心上。
旁边坐着的少妇却听不下去这不过心的粗言粗语,白了薛洋一眼,悄声和身边的夫君低语:“这位小公子当着身边的盲眼道长说这种话,不是扫人家兴么,真是白白浪费了一张俊俏的脸。”
薛洋和晓星尘听得真切,不由发笑。
过了一会儿,紧挨着晓星尘的少年偷偷捏了捏道士的手心。
晓星尘专心听曲,不胜烦扰,便凑过去:“薛洋,你安分点。”
薛洋咧嘴一笑,像是吸引长者注意的顽劣孩童,非旦没有老实下来,反而变本加厉,手指在对方宽大的衣袖里面摸来摸去,极尽轻佻。
晓星尘眉尖一抬,捉住了那只安禄山之爪。
“你就不能静静听一会儿?”晓星尘无奈道。
“这吴调小曲不过如此,倒是不如道长的声音好听呀。”他笑嘻嘻地又补上一句,“床笫之间,还没有谁能像你一样叫的好听的~”
晓星尘勾起个玩味的笑容:“谬赞了。”可手上却不客气,遏住薛洋的力道一紧,将那细瘦的腕子反折上去,随即听到对方哀哀的惨叫。

一曲将尽,众人纷纷拍掌叫好,接着有在旁伺候的丫头端着托盘走上前来,盘中静卧着一盏盏精致纷艳的花灯。
薛洋把头凑过去,挑了一盏粉白可爱的莲灯,捧在手心里,喜滋滋地用肩膀撞了撞晓星尘:“道长,咱们去甲板上放灯罢!”
说完也不等晓星尘开口,便推着他走向甲板。

夜风徐徐,极目望去,河面上尽是一艘艘船舫,还有星星点点漂浮的莲灯,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庞大鱼灯和龙灯在渔夫的操纵下争相跃起又落下,舞出刁钻又灵活的角度,简直教人移不开眼。
岸边是熙熙攘攘的夜市,猜灯谜的、叫卖冰糖葫芦的、舞刀耍猴的、斗诗对词的,就连算命的都来凑这热闹。
晓星尘虽不能看,却听得极精,嗅得极准,也被这精彩万分的气氛所感染,面带笑意地向着薛洋,靠近他说了句什么话。
薛洋在嘈杂的背景下大声喊回去:“道长,你说什么?”
晓星尘又笑了,抬手盖在薛洋的左耳,轻声说:“节日快乐,薛洋。”
薛洋睁大双眼,猛的偏过头亲了晓星尘侧颈一口。
晓星尘像是没反应过来,讶然地捂住自己的脖颈,羞赧万分地愣在当地。
薛洋心猿意马地舔了舔嘴唇。
晓星尘轻咳一声:“等靠了岸,领你去吃好吃的。”
“什么?”
“待会儿就知道了。”

两人把莲灯轻轻放进河中,薛洋叉着腰,满意地看着那轻飘飘的油纸片载着豆大的烛火和心愿,颤巍巍漂向远处。
“道长,你在那上面写了什么?”
薛洋忽然问道。
“反正不是咒人不得善终的浑话。”晓星尘悠然道。
薛洋也不否认,只奇道:“你倒是了解我。”

方才薛洋写了句:抢晓星尘者死。
也不知晓星尘是不是又开了鬼眼,竟在他要偷摸着放灯的当下拦住了他,把那张纸抽了出来,面不改色撕了,然后自己又写了一张。
他写得飞快,没等薛洋伸直颈,已然折好塞进了灯中。

不过他们皆心知肚明,这放花灯写愿望,从来都是骗骗小孩子的玩意儿,讨个新年里的好彩头罢了。
薛洋更是如此。
他早在过去被欺辱被奚落时,便再不对这些东西抱有什么憧憬和念想了。
可即便如此,同晓星尘一起度过元夕,他还是觉得十分开心的。
胸腔里有什么东西满满当当,比吃许多的苹果糖觉得还要甜。


画舫临近岸边,众人纷纷散了,晓星尘领着薛洋缓缓走在石板小道上。
七拐八绕间,二人来到一个破旧的铺子前。
铺子虽然又小又破,但没影响店里火爆的生意。
晓星尘大大方方落座,朝冒着白烟的后厨喊道:“老伯,麻烦来两碗。”
薛洋就在好奇与期待中等着汤碗呈上来。
他看着碗里黑漆漆的一坨,问:“这是什么?”
晓星尘递给他个汤匙,“赤豆浮元子。尝尝看。”

晓星尘早年是来过金陵的。
他眼睛还没盲的时候,曾随好友宋子琛前来此地驱除邪祟。
那时刚出道门,知己在侧,意气风发,访遍山川百里也未觉尽兴。
有关金陵的许多景色虽已模糊记不分明,但他一直记得有种当地的吃食十分香甜可口,就连不喜甜食的他也能吃上一大碗。

薛洋哦了一声,也没听明白的样子,不过他还是乖乖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怎么样?”
晓星尘看不到他的表情,感觉对方一直没反应,便出声问道。
“……好吃。”
薛洋低声答。

是真的好吃。
又甜,又糯,又香。
他吃过汤圆,但他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汤圆。
大概是因为,这是晓星尘给他买的。
他很用力的嚼着,仿佛连同那些不可告人的深情和阴暗残酷的占有欲都嚼碎了伴着吞咽下肚。

薛洋此人,还是乖乖安静下来的时候比较可爱。

四周的声音仍旧喧嚣又热闹,晓星尘坐在一片烟火气之中,微微一笑,也舀了一匙放进口中。


—完—

评论(5)
热度(42)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