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你懂什么叫我爱你吗

合集(不定期更新ing)


#成年向,别后重逢,双向暗恋#

可看作「戒烟」篇后续;

胡编乱造,请勿上升

BGM:幸运儿-冯曦妤[粤]


 

“遇见你,

我从未觉得是奇遇,

倒觉得是重逢。”


01

王俊凯猛的一推,将易烊千玺按在镜墙上,揪着他领子:“你就非得撩是吧?”

今天去舞室,易烊千玺刚刚排完一遍动作,王俊凯刚好看到一个面生的伴舞凑在易烊千玺跟前递名片。千玺修长漂亮的手指捏住那张薄薄的纸片,勾了勾唇角,两个人眼神交汇,笑容暧昧不明。

一举一动都让人移不开视线。

易烊千玺甩掉头发上的汗珠,垂眼看了看王俊凯用力到发白的手,扯动嘴角:“不行吗?”

你可以四处放电,我为什么不可以?

王俊凯大怒,弯腰想去扛千玺,然后把他按在地上进行这样那样的‘惩罚游戏’,易烊千玺笑着向旁边躲去:“你又抱不动我,别费这劲了。”


02

提起两人的重逢,似乎恍如隔世。

易烊千玺在大排档撸串撸得不亦乐乎,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他和一群纹着花臂举止不羁的汉子们在聊天。那些人大概是舞者,千玺被围在中央看起来竟显得有些‘娇小’,但他神态放松,心情很愉快的样子。

王俊凯远远看见了他,生生止住了走近的脚步。

……他看起来过得很好。

王俊凯垂下眼睑,有点失落地往上拉了拉口罩,压低帽檐。

他觉得不需要再去打扰那个人了。

易烊千玺有了新的伙伴,也开始了新的生活。


那行人应该是吃喝的差不多了,起身的时候踢翻了不少空酒瓶,乒乓作响,众人浑不在意。易烊千玺就晃晃悠悠弯下腰,把那些东倒西歪的酒瓶一个个扶起来,认真地摆放好。

王俊凯眼睛一闪,被黑色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的唇角掀起个微小的弧度。

一个染了紫色头发的壮硕男人瞧见了,指着易烊千玺哈哈大笑:“你们快看Jackson,太搞笑了,你码那么整齐是要让我们打保龄球吗?哈哈哈……”

另一个瘦高个儿听到立刻转回头,也跟着笑起来,一把搂过千玺偏窄的肩膀:“Jackson你是不是处女座的啊?强迫症吗?怎么之前没看出来啊~”

易烊千玺有些不自在地抬起手推拒,但没能挣脱开,索性就软软靠在那人肩头。他被酒精糊住了的脑子不太灵光,只是固执地盯着某个方向,直愣愣傻笑。

梨涡深深,甜得无法无天。


03

王俊凯揣在口袋里的手掌死死攥紧,指甲陷进掌心。他阴沉着脸,浑然未觉地盯住搂紧千玺肩膀的人,恨不得剁了那双戴满饰品的手。


那群人已经离开了位置准备结账,易烊千玺还在原地傻乐。他看见一人掏出钱包,缓缓地歪了歪头,然后撑着膝盖站起来,踉踉跄跄跑去,大概是想要抢账单。他落在最后但跑得太急,左右脚绊了一下,眼看着身体就要触地。

那几人还在大声谈笑,没有人注意到后边的动静。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陡然间失衡了,如同那天。

——留在舞台上的可怕回忆。

他不由自主睁大双眼,张开口似乎想要呼救,但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无助得像一条濒临脱水的鱼。

王俊凯不再旁观,他迅速挪到易烊千玺跟前,出手一把捞住他。

他看着这张脸,眼眶不由得发热了。

已经多久没有见过他了呢?五年、还是十年?

他拼命忍耐想要抱紧这具身体的冲动,对方喷洒过来的酒气熏得他也跟着头脑昏沉,似醉非醉。

王俊凯鲜少见到易烊千玺的醉态。

易烊千玺轻易不会让自己喝醉,他对自己有着近乎严苛的管理,他也确实不热衷于参加那种躁动而放纵的狂欢,比起那些,他可能更喜欢躲在深山老林砍竹子。


易烊千玺迷糊地看着眼前黑衣黑帽黑口罩像个犯罪分子的男人,撅起嘴慢慢嘀咕了一句:“王俊凯真的是你……”

王俊凯心底咯噔一下,以为对方认出了他。

但易烊千玺瞳孔显然没有聚焦。他挥手试图驱赶这张时常入梦来的脸,以为自己无药可救随处发作的幻想症又变严重了。

所以当拍到那人脸上时才发现,对方居然是个活人而不是幻象。

他不确定地掐了掐那人戴着口罩的脸。

对方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纤长的睫毛楚楚抖动,眼白布满血丝,就像个急眼了的兔子。

易烊千玺闷笑起来。

原来远处那个人影真的是他。


王俊凯拉下易烊千玺戳来戳去的指头。

易烊千玺有一双十分漂亮的手,可如今他的十指遍布许多细小的伤口,骨节上还贴着几段胶布。路灯下,白白弯弯的月牙安卧在贝壳般的指甲里,那几近透明的修长手指在不安的颤动着。

王俊凯将易烊千玺的手圈进掌心收紧,把醉醺醺的男人架到身上,一路拖行进了自己车中。


04

回到住处,王俊凯冷着脸先解开衬衫领口卷起袖子,然后把易烊千玺拖进浴室剥了个精光。

他讨厌易烊千玺身上不经意沾染的、那些混杂在一起的古龙水味,因而手握花洒对准易烊千玺的动作也随之变得粗暴。

巨大的激流冲向易烊千玺,他闭紧双眼,拼命张着嘴巴呼吸,像一尾搁浅的鱼在拼命扩张自己脆弱的腮,期间还有些水被迫灌进腹中,他不断地呛咳着。

王俊凯注视着易烊千玺瘦骨嶙峋的脊背。

太瘦了。

易烊千玺的腰上有一道狭长的伤疤。

王俊凯被那伤疤刺痛,他眯了眯眼,扔开花洒,捧住对方的脸,凶狠地吻了上去。

易烊千玺“呜”了一声,本能地伸手去扳制住自己的人,他挣扎不过,立即抬腿向对方肋下踹去。对方被他踹了好几脚,可动作却丝毫没有松动,反而加重了力道,尖利的虎牙咬住易烊千玺上唇饱满的唇珠不放,舌头也紧跟着撬开他闭合的牙关,几乎要将他的唇咬出血来。

易烊千玺在这个凶残霸道的吻里,尝到了一丝咸涩的滋味。

说好不会再哭的,怎么能哭呢?

易烊千玺难过地摸索着搂上对方天鹅般的脖颈,渐渐安静下来,他蜷缩在那人怀中不再反抗,乖顺地仰起脸任对方予取予求。


05

易烊千玺癫狂的挣扎,同样将王俊凯全身淋得狼狈不堪。他好不容易按着对方洗完澡,把对方收拾妥塞进了床,站在床边歇了好一会儿,然后把吸附在自己身上的湿衬衫摔在地板上,简单冲了个澡。

几分钟后,王俊凯赤着脚走出浴室。他扫了一眼床上沉沉睡去的易烊千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外人眼中的大明星端着玻璃杯,用自由的那只手从床头柜中取出香烟夹子和火柴盒,走到阳台上。

他已经很多年不抽烟了。

可今晚,不知怎么烟瘾突然就犯了。

易烊千玺就是他的瘾。

戒不掉、忘不得。

长长的细梗火柴在空中划过一道带着火星的弧线,想要试图追寻那道无声的轨迹,却早已泯灭无踪,无处可循。王俊凯单手燃起一支烟,塞进嘴里。暗夜中他的嘴上仿佛开了一朵橙红色的花,若即若离、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他狠狠抽了两口。


次日。

王俊凯醒来,看向床的另一侧,意料之中的空空如也。

床头柜上放了张纸,他拿过来举到眼前。

“再见。”

熟悉的字体,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易烊千玺的字。

王俊凯炸着头发懵了一会儿,接着揉揉自己的脸,把脸埋进手掌心。


06

“今天去工作室找你没在,胖虎说你来舞室了,原来是在这撩人。”王俊凯松开揪住易烊千玺衣领的手,冷嘲热讽道。

易烊千玺没理会他,拿过架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头发,“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

易烊千玺停下动作,好整以暇地看他。

“就,路过这附近,顺便过来看看。”王俊凯摸了摸耳朵。

易烊千玺继续似笑非笑地瞥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时光厚待王俊凯,没有将他凌厉到令人惊叹的美貌收回,反使他的五官愈加精致立体,面无表情时如同无机质的陶瓷人偶,精美却冰冷。

可当王俊凯看向人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神情款款,眼神飘忽不定,给人似多情又无情的错觉,偶尔的小动作暴露着率真。

他身上有种时光无法抹去的少年气。

易烊千玺觉得口渴,就拾起地上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拧开喝了几口,看到对方还是杵在原地有些尴尬,索性席地而坐,靠在镜子前曲起腿,手指下意识地抠矿泉水瓶子上的塑料纸。

王俊凯回过神,也跟着靠坐在易烊千玺旁边。

两人之间隔着近在咫尺的距离。


07

他从前也常常来舞室找千玺的。

只不过那时的心情和现在截然不同。

那时的舞室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陌生人,除了他俩之外只有王源儿和公司里几个固定的练习生。

那时的心情和现在也是不同的。

他们会在大汗淋漓后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放声大笑,兴致高时一群人合起伙来捉弄工作人员,抑或是组个牌局,大杀四方。

千玺的牌技是真的烂,总会打着打着发懵,然后分不清敌我乱打一通,典型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王俊凯想着想着就笑了。


然而终究物是人非,今非昔比。

当初的那些练习生都离开了。

他站在人群的最后,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他而去。

最后一个告别的,是千玺。


以往千玺的眼睛总是亮闪闪的,十分有神,所以当他在病房门口看到千玺毫无生气望向他的双眼时,觉得心痛得无以复加。

他在门口徘徊良久、裹足不前,最后竟然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敢面对那样狼狈的易烊千玺,还是不敢面对同样狼狈不堪的自己。

后来还是千玺出声喊了他。

他把果篮放在千玺身边的柜子上:“你……”

他想问‘千玺你还好吗’、‘千玺,你痛吗?’,可答案是那么显而易见。在那一刻,他所能联想到的所有安慰都太过苍白无力。

千玺像是已经痛得麻木了。


“王俊凯,谢谢你来看我。”

千玺眨眨眼睛,露出可爱的梨涡,然后他转头望向窗外。

于是他也随着对方的视线看向窗外。

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快要下雨的模样。老天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看不到阳光也就算了,他记得天气预报分明说是个晴天的。

“你走吧。”易烊千玺没有回头看他,“以后都别再和我联系了。”

坐在病床上的男孩语气波澜不惊,出口的话却掀动来人心中的惊涛骇浪。

王俊凯快速走到他面前,胸腔一起一伏愤怒地鼓动着:“易烊千玺,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

“解约声明胖虎已经帮我发给公司了。”易烊千玺依旧没有回头。

“不就是伤了腰吗!你别这么半死不活行不行?你不是最能忍的那个吗?”王俊凯急得语无伦次,“你别怕,我陪着你。我和王源儿都会等你回来的,大家都会等着你的!”

“别再说了,”易烊千玺打断他,“小凯。有些事不用我说你应该也很清楚,公司会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人来组队,至于其他的……少不更事,咱们好聚好散。”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王俊凯彻底崩溃了,“你懂不懂什么叫……”

可易烊千玺不再给他说完的机会。

“一个不能跳舞的易烊千玺还有谁会要啊?!别忘了是你先来的!是你先来到了我身边……当初不理我不就好了吗,干嘛要招惹我?”

易烊千玺低吼着转回头,看向王俊凯的眼神又冷又痛,他抿紧唇抓了把头发,五指成拳狠狠砸向一旁的柜子。

失去用处的人还有什么资格站在那个星光熠熠的人身边啊。

“……”

水果篮子跌落在地,四分五裂,如同王俊凯用力跳动但却逐渐支离破碎的心。

易烊千玺的话像刀子般扎进王俊凯的心,扎得他血肉模糊,头脑缺氧。

王俊凯讽刺的“哈”了一声。

“易烊千玺,你好得很,”他声音极低,像在自言自语:“是我自作多情……原来你是真的不懂……”


08

易烊千玺天怒人怨的冷心冷情实在太伤人。

就像那个分明是人类却比机器人还要冰冷的谌浩轩。

他是真的不懂。王俊凯绝望的想。

组队的那些年里,他多少次在真真假假的节目中,将真心话说得好似玩笑。

旁人一转眼便忘记的小事,可他却会沉浸在那种既心虚又甜蜜的心情里,兀自窃喜好久。


他一直知道千玺是优秀的。

声音动听,能写善跳,字如其人,长得也很好看,性格温柔内敛……他有太多太多的优点,但却总是默默地缩在角落里,不去争也不去抢,他安静地游离在人群之外,仿佛很早之前就看透了这世间的一切,不会像自己一样轻易就情绪外露,脾气又臭又耿还缺乏耐性。

喜欢上那么闪闪发光的一个人,就会觉得自己无论多努力都无法与他比肩,仿佛低落到尘埃里。或许人在感情中总是妄自菲薄的,能看到的只有自己的缺点,说到底是自卑。

如果没有那次意外。

如果没有那次意外,他和他应该会分别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内肆意迸发耀眼的光芒。

他不敢想象对方在那几年时间里是怎样痛苦,但同时他又近乎恶意的想,他终于能藏起来这样的千玺只归自己所有,别人再也抢不走了。

他一个人的易烊千玺。

可在大排档看到对方后他才惊醒,当初抱有那种想法的自己是多么幼稚。

对方并不会因为跌落谷底就变得不堪一击。

他是那个遭遇再多非议和磨难都能咬牙坚持下去的易烊千玺。

他能够让自己过得很好。


09

王俊凯收回胡思乱想的思绪,长呼出一口气。

两人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空气中只能听到易烊千玺“呼啦、呼啦”抠塑料纸的细碎声音。

窸窸窣窣的动静吸引了王俊凯的视线,他瞪着那个无辜的矿泉水瓶,心里也是不明白,怎么一个破塑料瓶子能比一个狂炫酷霸拽的偶像巨星好看?

于是他一伸手,夺过了千玺手里的瓶子,恶狠狠捏了几下,泄愤般远远扔开了。

“……”易烊千玺无语地看他,“我说大哥,人招你惹你了?”

“看它不爽。”

瓶子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它?

易烊千玺话到嘴边却堪堪停住,只好在心里默默吐槽,因为他恍惚记起俩人早已不再是形影不离的队友,充其量只能算作许久未见的故人。

“你行程应该特别忙的吧,还有时间在我这儿挥霍?”易烊千玺委婉地表示逐客。

“不忙。”王俊凯迅速截断了他的企图。

“……”

“你看起来……过得不错。”静了一会儿,王俊凯开口。

“还好吧。”易烊千玺笑笑,扭头看向他:“和你是不能比了。如你所见,我现在只能搞辅助,帮人开开肩压压胯。”

“可我看你还有在练舞?你的腰……”王俊凯在看到对方忽然凝固下来的笑容时立即息了声。

“没事儿。”易烊千玺朝他一笑,轻轻伸了个懒腰,掀起衣服下摆露出里面厚厚的护腰:“戴着这个好很多,平时做小幅度动作没啥问题。”

一两肉几乎都没剩下的腰,即使围着这么厚的护具,还是能看得出细到让人心疼的弧度,王俊凯咬了咬牙,不忍再看,于是偏开了头。


“王源儿最近怎么样了?最近都没怎么听到他的消息。”

“他,他还就那样吧。最近应该在专心搞他的专栏,综艺不接了戏也不拍了,终日沉迷写作无法自拔。”

易烊千玺笑着点点头。文艺青年,像他风格。

王俊凯回过味后没来由火大,合着他也不关心自己最近怎么样,反倒先问那个二货。

估计是眼神出卖了自己,易烊千玺看到他别扭的表情噗的笑了,露出一口雪白齐整的牙齿:“街头巷尾都是你,还用问啊。”

“那怎么能一样呢……”王俊凯抱怨道。

“楠楠呢?”过了会儿王俊凯又问。

“小家伙叛逆着呢,”提到自己的弟弟,易烊千玺脸上的笑容加深,语气颇无奈,“在学校谈了个小女朋友,说是什么非她不行,这给我妈气的。”

易烊千玺倚在镜子前,脚跟拄在地上拐来拐去,脚踝细得一把就能握住,他呼出口气:“说正经的,王俊凯,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俊凯登时炸了,“你别跟我装蒜,易烊千玺。那天晚上你一直在叫我名字,想我就直说啊。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一直躲着我有意思吗?”

“那晚我喝大了,什么都不记得。”

“你……”

王俊凯被噎回去,心说这不是耍无赖吗?怎么有种被始乱终弃的既视感?

“说实在的,现在我挺开心的。以往公司和我妈总是逼我做些我不喜欢的事儿,如今当不成专业的dancer,大家也就都不管我了,反倒觉得很自由,有大把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徒步登山、去各地旅行、在街头即兴solo、去支教、去海淘回流古玩……做什么都好,只要能不再让眼前这个叫王俊凯的男人夜夜入梦。

“我的意思就是,我不想再和娱乐圈有什么瓜葛了。”易烊千玺定睛瞧着这个俊美到过分的男人,“包括你,王俊凯。”

回应易烊千玺的,是对方盛怒之下一声不响摔门而去的背影。

易烊千玺看着那扇来回摆动的门,微微一笑,慢慢把头埋进膝盖,缩成了一团。

昏黄色灯光下,镜子中的他看起来那么悲伤。


10

易烊千玺喝了口酒。

酒吧里觥筹交错,声色嘈杂。

酒一点也不好喝,可他喝得很快,转眼时间里一杯就见了底。

他盯着酒杯中波光粼粼的液体,目光渐渐涣散,转而投向舞池中央劲歌热舞的人群,仿佛透过那舞动的人群看到了什么让人怀念的画面。


应邀参加的节目,一开场的街舞solo瞬间燃炸了现场的气氛,他在台上挥汗如雨,余光瞄到了台下王俊凯神采奕奕的眼神,望向自己的目光中满是崇拜与骄傲。

“千玺!帅!”

王俊凯竖着大拇指朝他摇晃,明明是个成年人了,还可爱的像个中二少年,他还看到王源儿同样自豪的表情,兴奋地为他加油呐喊,嗓子都喊劈了。好似被那种气氛感染,他的嘴角跟着不自觉的上扬。

可到底还是没能完美收场。

后空翻转体时腰部传来清晰可闻的骨骼断裂声响,随着那声脆响他重重地摔落在地板上,仿佛心里有什么东西连同他的骨头一起碎裂了。易烊千玺在全场呼吸骤止的震惊中倒抽一口气闭上双眼,他不死心地试了试,没爬起来。

他的回忆戛然而止在这个画面。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他已经不太记得了。

印象中后面的一切都是灰暗而凄惨的,从开始的巅峰到后来的唏嘘再渐渐到最后的无人问津。

他因为腰伤退出,可终究是心有不甘的。

有谁不想要站在舞台中央绚烂绽放呢?况且留在舞台之上,就意味着他还能站在王俊凯身边。

可就连一开始那些无处安放的愤恨与不甘,最终也随时间而逐渐淡忘。

易烊千玺回过神,再次示意服务生给自己续满杯。

服务生递过来酒杯的动作莫名像极了王俊凯,易烊千玺忍不住抬头看了那个服务生一眼。


王俊凯递过来的水。

王俊凯笑眯眯摸着他的头。

王俊凯举到自己面前的话筒。

王俊凯毫无原则的纵容和宠溺。

王俊凯拼命伸过来的接住自己的胳膊。

……

王俊凯的眼底有星辰。


他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王俊凯的温柔,但那些像是深情的玩笑话让他不知所措,他想告诉自己这一切不过是逢场作戏,当不得真。

可他还是当真了。

直到某一天,易烊千玺突然发现,那个无处不在的、总是晃悠在自己余光可见范围内的王俊凯,不在了。

目光所及之处,再也找不到那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

他立刻恐慌起来。

习惯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已经习惯了那个人的碎碎念、蹭过来的粘人身躯,还有偶尔龟毛又偏执的小怪癖……习惯了走到哪里身上都会挂着一只人形树袋熊。

他是慢热又有些迟钝,可对方是王俊凯,他从不介意敞开心扉,愿意同他一起没心没肺地笑、同他讲世上最冷的笑话、同他分享自己枯燥的日常。就连自己仅有的一次情绪失控,也是因为王俊凯,对方来医院明明是关心惦记着自己的伤,可他却失控地吼出那些伤人的话语。

王俊凯用他独有的方式,狡猾地把自己活进了易烊千玺的人生。


他终于懂了,什么叫我爱你。

可是太迟了。

前路无望,没有人会一直留在原地等他。

我爱你,但我们终将分离。


11

“千玺,你想什么呢?赶紧来这边~”

身后一条胳膊搂上自己的脖子,易烊千玺吃了一惊。

“拉我出来喝酒的是你,结果酒没喝自顾自嗨歌的也是你。”他好整以暇看着满头大汗的王源。

“小千千啊,吐槽的功力一点都没退步,你这个冷面笑匠!”

王源翻个白眼,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咱们都这么久没见了,当然要来热闹的地方。”他匆匆拉住易烊千玺的胳膊摇晃,“快点快点,那帮人认出我来了,非要拉着我玩牌,我纸牌玩不过他们,他们耍诈。”

王源指着不远处卡座里几个俊男美女,笑容明媚地抬手向他俩这边招呼着。

“我比你还菜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那些人我都不认识,还是不过去了吧。你们玩得开心。”易烊千玺端着酒杯朝王源儿面前举了举。

王源鼓起脸,像个仓鼠:“那好吧……那你不要喝太多酒啊,很伤身体的。”

“唉知道知道,你快走吧,人等着你呢。”

青年一步三回头的样子看得易烊千玺发笑,他无奈摇了摇头。


12

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两人慢悠悠走着,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成狭长两道。

“王源儿,你可比以前能熬多了,我这会儿都不行了,困死。”易烊千玺调侃身边还没平息下兴奋劲儿的青年。

“咳,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王源打着酒嗝,“成天录节目录到后半夜,不熬也得熬啊。”

“那时候你解约,王俊凯发了好大的火,跟着没一个月也提出要解约,”王源叹了口气:“但是被公司驳回了,他反抗不了就只好每次出通告的时候故意搞砸、摆冷脸,公司里那些小孩都在背后骂他发疯,他也不管。”

易烊千玺愕然顿住脚步,难怪有一段时间,他几乎在新闻里看不到王俊凯。

他连忙跟上前方的王源。

“后来公司拿他没辙,只好同意解散。”

王源伸个懒腰,笑着说:“其实当时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咱们仨,少了谁都不完整。”


曾经他们总是三个人形影不离,会觉得世界那么大,有无尽的力气和勇气去做梦、去拼搏。

易烊千玺看着王源闷闷的表情:“要是这时候小凯也在就好了。”

王源闻言立刻睁大双眼:“真、真的吗?你真的希望他能在?”

“……嗯。”易烊千玺点点头,然后微微一笑,“他可是队长啊。”

王源的笑容越来越大:“好!太好了!”

易烊千玺不明所以地看着忽然心情大好的王源。

接着他看见王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电话另一端放声狂笑:“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

电话另边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千玺,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想我就直说啊,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王俊凯猫纹乍现,对着手机笑成一只漏了馅儿的叉烧包。

“……”

套路。

都是套路。

易烊千玺措手不及。

他竟然忘记了如果不是王俊凯,王源怎么会忽然有了他的联系方式,还给他发微信‘出来喝酒’。


13

第二天。

易烊千玺打开舞室的门。

“来了来了!Jackson!”紫色头发的壮汉迎上来。

“这么早?”易烊千玺朝他打了个招呼,看向后面围成一圈的几个人,“那儿嘛呢?”

“你猜猜谁来了?”

易烊千玺疑惑地挑了挑眉。

紫毛还在挤眉弄眼地卖关子,像是见了自己的idol般满脸通红。

易烊千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被围在中间身材修长的男人抓着背包拨开那几人,晃悠悠走过来,步调有点拽的样子。

易烊千玺下意识退了半步,尴尬地笑了一下。

“哥们儿,你、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很有气势地将自己的包往地上一扔,动作利落地脱掉外套,露出里面剪裁得体的深灰色衬衫。他松开领口,悠哉悠哉地拉伸了一下肩膀。

“千玺老师,还收人吗?”

王俊凯眯着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难掩深情。

然后他用那种尾音上扬,带着慵懒味道的独特语调笑道:“我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来开开肩、压个胯什么的。”


—end—




彩蛋


夜深。

易烊千玺掀开背心,看了看自己满身的瘀痕。

……

画面太美简直辣眼睛。

所以说,为什么开肩压胯的是王俊凯,而最后直不起腰的是他???

易烊千玺:[黑人问号脸].jpg


黑人问号脸揉着老腰,糟心地叹了一口气。

他恨恨瞪了一眼旁边口水横流睡得形象全无的男人,接着很嫌弃地把王俊凯半睁着的双眼给盖上了。

这大半夜的,瞅见两只黑幽幽的眼珠怕是要吓死人。

手伸过去的时候不小心沾到对方的口水。

“……”

他脸上的肌肉跟着抽动了一下,然后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将那些亮晶晶的液体抹在了王俊凯的嘴唇上。

只是当易烊千玺重新躺进被窝时,嘴角掩藏不住的窃笑,终是暴露了他一如从前的明媚与顽皮。


评论(20)
热度(263)
  1. 鹿包子萌萌哒Narkosis 转载了此文字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