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西游/孙唐孙]当陪伴成为一种习惯[终]


当陪伴成为一种习惯[始]


第九世。
悟空仰面躺在一棵参天的桫椤树顶上晒太阳。
阳光很好,他惬意地点着足尖,嘴里叼了根草杆,脑袋旁边有一只七彩金丝雀在欢快地蹦来蹦去。

继那日斗战胜佛的狂吼震彻三界以后,猴子回想起了一切。
没有斗战胜佛,他本是齐天大圣。
天地生他孙悟空。
他回想起自己从哪里来、谁点化了自己;回想起欲反天而不成的屈辱,曾放弃过的自由意志,回想起悲天悯人但又情爱不通的唐三藏,曾拿出一片赤诚的真心待他。
彼时的他什么都不懂。
因他生来只知斗、战、胜。
迫于如来的压制,他要在西游路上护他周全,却不知自己为何要这么做。
他嘲笑金蝉子的迂腐木讷,不通世间七情六欲,似多情实则无情,却原来真正不识情之一字的,其实是自己。

他隐于人界跟着唐三藏不断进入六道轮回,度过了一世又一世。
看和尚有时成为一介书生,囿于生计与私情;有时又成为富甲一方的员外,儿孙满堂无疾而终;最惨的一世竟沦落行乞,衣不蔽体无处容身。
时间对一个佛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本已成为了虚空。
这生生世世,似乎很漫长,又似乎转眼便到了头。
悟空却再不敢出现在唐三藏面前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缓慢地萌生,他控制不了,只好心虚地捂住自己的胸膛,生怕被巡游菩萨窥视得见。
终于轮回至最后一世。

有时候悟空觉得,因缘确是玄妙无比,这最后一世,如同第一世般,也是个和尚。
江流儿。
连名字,都如出一辙。
一切好像都回到了起点,回到了西游的伊始。

“大圣!大圣!”
“错,要叫‘斗战胜佛’。”
悟空收回心神,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
“斗战胜佛!斗战胜佛!”
“乖小儿,何事惊扰?”
您都在我的窝上面待了快一个月了,还问我何事惊扰?小金丝雀暗自腹诽,嘴上却不敢说什么,只见这灵禽摇身一变,化为一个五彩斑斓的俊俏少年,面上眉开眼笑的,脆声道:“您等的人还没来啊。”
“快了。”猴子漫不经心道。
“哦。”金丝雀没再说什么,瞧见前来找他玩耍的猫妖,便振振翅膀随猫妖一同飞走了。

午时。日头正盛。
一个灰袍素衣的年轻僧人踏入了这片森林。
僧人眉清目秀,生得标致,即使长途跋涉灰头土脸,整个人看起来风尘仆仆的,也难掩一副美姿容。
他寻了块岩石盘膝而坐,打开随身携带的包袱,掏出硬邦邦的干粮啃起来。

悟空瞥了一眼,嗤笑一声。
夭寿,他这小师父,果真是穷酸命。
于是他伸了个懒腰,一跃而下,在唐僧面前落定。
唐僧正费力地吞咽硬如磐石的口粮,陡然间天际狂风大作、霹雷闪电,冷不丁从空中砸下个毛脸人形的猴子,不由便觉惊恐万分,大喊一声跌坐在地。
二人对视,面面相觑。
唐僧看着金光闪闪的猴子,干咳一下,道了声佛号:“何方菩萨下界,小僧有失远迎。”
“斗战胜佛。”悟空抬高下巴,“你徒弟。”
见唐僧还发着呆,便接着搔搔头,补了一句:“以前的。”
唐僧哦了一声。
悟空奇道:“你不识得我?”
不是说保留记忆入的六道轮回吗?为何唐僧竟不认得他?
还是说……他只记得女儿国那娇媚动人的国王?只记得自己的美人关?
唐僧闻言抬起头,将猴子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连他的眼屎和嘴角的点心渣都没放过,末了摇摇头,继续啃他的石头干粮。
悟空实在看不过去,筋斗云一翻,眨眼功夫里给他弄来了兜桃子杏子李子,扔在他面前。

“这……菩萨平白给我这么多水果,使不得、使不得。”
和尚很为难。
“化缘也是你吃,我摘的也是给你吃,到头来东西都是进了你的肚子,哪来这许多的废话?”
“化缘来自善心向佛之人的布施,嗟来之食则不同,是好逸恶劳的懒馋之辈不费气力所获,自然大相径庭。”
猴子横行无忌,天上地下素来没人敢怼他,并不能分得清化缘和劳什子“嗟来之食”的区别,无端又被说教一番,立时横眉竖眼,不悦道:“别bb,你吃不吃?”
“我吃。”清秀和尚双手合十,立刻拿起最大的那只水蜜桃,用袖子擦擦,满脸心向往之地咬了一口。
“……”猴子的嘴张了又张,最终翻出个巨大的白眼。
他这师父,此次轮回投胎怕不是魂没塞全投成了二缺,怎的画风如此清奇?
“师父欲往何处去?”
猴子倚在一边,看着吃完水蜜桃后心满意足在抹嘴的和尚,问道。
和尚道了句佛号,答:“西方极乐山,求取真经。”
猴子听完,不屑道:“求什么真经,我就是真经。”
和尚讶然地看他一眼。
悟空看向头顶桫椤茂密的青绿叶子,再往上隐没进了云层无缘得见,可那树枝拼了命地往天上伸,执拗的劲头和唐僧如出一辙。
猴子没再说话,毛茸茸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金蝉子,你一心求取正果,然而正果就是虚无。
成佛就是寂灭。
这样的正果,你还愿意要么?
但悟空他知道,金蝉子不会听他劝告。这九世离苦,是他的罪行,旁人干涉不得。

悟空再次唤来八部天龙小白。
小白二话不说乖乖化为了那匹陪伴唐三藏九九八十一难的雪白骏马,但他甩了甩油光水滑的马鬃,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口吐人言:“师哥,我不明白,为啥我还要当马被骑?咱们不是都已经封了佛嘛。”
悟空高深莫测地站起来,眼神忧郁,缓缓吐出口仙气,道:“你懂个屁。”
小白撅起嘴:“师父他老人家是如来佛祖的心上宝贝,哪里舍得让他遭罪,定有八方尊者处处盯着他……再说了,这次被打下界还不是他老人家嘴倔心眼儿实,不肯服软。”
“……”悟空默不作声,心里却想:老猪气我不说,你小子如今也要来挤兑我。
小白眼看猴子的脸越来越黑,生怕他一怒之下把自己揍回东海,所以声音也跟着越来越小,最后低头刨了两下蹄子,耷拉着尾巴小跑到前方去了。

唐僧蹲在自己的马面前,托着脸和白马大眼瞪小眼。
小白眼观鼻鼻观心,只当自己是个假马。
“我总觉摸着……这马好像变俊了啊。”说完揪了揪马儿的鬃毛。
“许是天天听你念经,耳濡目染,福至心灵,不是都说相由心生嘛。”
悟空双手搭着定海神针晃过来,松弛又警觉的样子,一如取经路上。
“……说的也是。”
唐僧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毛猴,回道。
悟空看着和尚扎眼的笑容,不自在地偏过头,躲开了他投射过来的笑意莫名的视线。

今日行至一座山。
山体耸直入云,如一柄劈开天地的巨斧,看起来十分霸气。
和尚在深山寻得了一处浑然天成的水涧,精神为之一振,连忙跑过去打算泡上一泡。
他除去衣物,惬意地沐浴在凉丝丝的水中。
但他够不着自己的后背。
于是他向虚空中轻喊:“悟空,悟空。”
树叶微动,猴子浮现在半空中,抱臂问:“干嘛?”
“帮我搓搓。”唐僧双手比划着,“我够不着。”
悟空驾起云就想走。
“孙悟空你等等!”唐僧立刻叫住他:“你不是我徒弟吗?”
悟空呕出一口看不见的血,定海神针一挥,那棍子便嗖的一声戳进地下三丈,带着呼呼生风的气息。
他接过和尚递来的巾子,敷衍地在他水淋淋的背上揉了两把。
和尚扭了扭,不怎么满意地瞅了猴子一眼,道:“多搓搓。”
“师父,你这也没泥啊,老孙我手劲大,小心搓掉皮。”

和尚左肩胛骨和手臂相连的地方有三颗小巧的红痣,他捧起清澈的潭水往脸上扑,紧接着甩甩头,悟空就看着那三颗痣随他的动作来回跳跃,如同暗夜里闪烁的星辰,又像是几簇摇曳不灭的火星。
悟空的眼神亮了一瞬,紧接着暗淡下来。
他在数百年不间断的争斗中明白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他的决绝在如来跟前如同一个笑话。
他死性不改,妄图齐天,现在又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可肆意妄为带来的后果是他的小师父所不能承受的。
而他自己,一块顽石而已,生死对他来说并没有多么重要。
在极乐山端坐这么多年,如来唯一教会了他的便是“成全”。

想到这里,猴子手巾一摔,哼道:“老子不搓了!”
和尚看着他气鼓鼓的毛脸,翻了个白眼:“不搓就不搓,倒是会置气。”
“你一个取经人不着急赶路,成天游山玩水磨磨蹭蹭,我真替如来老儿捉急。”
“乖徒儿,取经路途漫长,总得有点事做。”
“比如洗澡?”
“看你说的,自体不洁,如何面见如来佛祖。”
“我看你是洗干净去见国王小姐姐吧。”
“悟空啊悟空,你……你真是不可教也!”和尚面皮通红反驳道,“女儿国国王是我的知音,竟被你说的如此不堪!”
“呵呵。”猴子皮笑肉不笑,终于断定他这师父大概是把自己的前尘旧事忘了个干净。

说来可笑,他自己想起了一切,他的师父却全忘了个干净。
不是留着记忆入的轮回么?不是不舍得放下么?
猴子始终不会明白,当一个人想要忘记的时候,便是放下的时候。
猴子虽仍然心有不甘,却再没资格说什么。因为有些东西,忘了好,还是忘了的好。
这些令人恐惧又容易上瘾的东西,执着于记住,于己反而是负累。
如今,倒是他更像那个失去了所有,变成一座冰冷泥塑的人。
和尚看到猴子古怪的神情,悠悠道:“悟空啊悟空,你还是这般地……”
不开窍。
悟空没有注意唐僧的喟叹,只是拧紧了眉头。都说天机不可泄露,我倒要看看泄露了天机,玉帝能奈我何!
他恶狠狠道:“师父,事到如今老孙我不妨就直说了罢,你本极乐山如来座下旃檀功德佛,自己想不开非要下界历劫,你若不自行了断和女儿国国王的情缘,如何才能归位?”
和尚惊讶地看着他:“徒弟啊……”
“你给我闭嘴先听我说完!”猴子朝唐僧的脸一指,“我是你徒弟,你还有两个徒弟,一头猪和一条鲶鱼,如今他们俩在极乐山翘首以盼,正等着你回去,哦对,还有它,”
悟空毛茸茸的手指头尖又指向旁边的白马,“这是您的小徒弟八部天龙,小白,快变回人形给咱们师父瞧瞧!”
白马摇头晃脑一阵华彩,变为一个眼波流转、顾盼生情的俊美少年,正笑盈盈看着他俩。
和尚愣了片刻,盯着猴子失笑:“没想到在极乐山还有如此惦念我的人,贫僧的劫数有劳你们几个费心了,不过悟空……”
唐僧缓缓走到猴子跟前,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我的劫数……从来也不是女儿国国王。”
“……是你啊。”然后他拍了拍猴子瞬间僵住的肩,移开了脚步。
和尚从容地拾起自己的包袱,边走边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他清泠泠的声音如缥缈的晨雾,逐渐被风吹散在空气中,直至消失。

猴子回到了极乐山。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但无需再问他的师父是不是一直都记得所有的往事,他唯一确信的是,当他的小师父九世轮回结束后,再次回归极乐山时,修为必定会更上一层,直至无边。
天上地下,他是真的逃不脱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终将在终点再次相见。

*****
“师父回来了!师父回来了!”
净坛使者一路嚎叫着驾云飞来,斗战胜佛在殿中伸了个懒腰,站起身看向殿外。
空中的三足乌交错翱翔,华美的尾羽拖曳如同七彩幕布遮天蔽日,金翅大鹏发出惊空遏云的唳声,他的师父金蝉子就在夺目的灿金光芒中,踏步而来。
“斗战胜佛,别来无恙。”

—完—


评论(3)
热度(74)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