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魔道祖师/薛晓]病入膏肓·小剧场-狭路相逢

病入膏肓小剧场-汇总


蓝家二公子和夷陵老祖再次偶遇薛洋。
蓝湛拉住卷起袖子就要往前去的魏无羡:“你要做什么?”
魏无羡道:“杀薛洋啊。”
蓝湛:“……”

魏无羡理所当然地:“我上次说了,日后看见薛洋,见一次杀一次。”
蓝湛:“……他人因缘际会,自有天定。”
含光君言外之意:魏婴、老祖、羡羡小哥哥,你就别瞎操这个心了。

魏无羡还想说些什么,冷不丁瞥见薛洋身后有个熟悉的人影缓缓走来。
赫然是晓星尘。
他一喜,正要跑过去和人打招呼,忽然瞧见薛洋那个流氓眼珠子提溜一转,唇角噙着抹坏笑,左顾右盼地凑近晓星尘,趁其不备亲了他一口。
晓星尘一惊,神色有些慌张地侧开身体,隐隐约约能听到他斥责薛洋“没脸没皮、少生事端”之类的话语。
只是他的声音含糊不清,似乎口中含着什么东西。
“……”
晓星尘被人揩油,还是被薛洋这个恶鬼垃圾给揩油,他居然没把薛洋给剐了?
怕不是遇到了假的晓星尘罢?!
这画面实在美到辣眼睛、不能看。夷陵老祖魏无羡深深感受到了世界带给他的恶意,他的眼角和嘴角齐齐一抽,拉起蓝湛便作势要走。
蓝湛无声的看着他,仿佛在问他怎么了。
“我怕是瞎了。回去后你快用你高超的医术帮我瞧瞧。”
蓝湛:“……”
魏无羡发现蓝湛转头欲看,立即伸手把他的脸掰回来,说:“别看了别看了,看我!”

*****
薛洋总是能逗笑晓星尘。
用嘴将一颗苹果糖度进晓星尘口中的薛洋,一路上都粘在对方身旁,低声问着:“甜不甜?”
“甜不甜?”
“到底甜不甜嘛?”
晓星尘被他烦得要死,忍不住想笑但还懒得答他,便挥手推开他三寸,可薛氏牛皮糖很快又粘上来。

是太甜了。
晓星尘心道。


❀❀❀❀❀

昨天收到了好多刀片[允悲]应LOFTER的旁友哭诉,小甜饼奉上~夷陵老祖和含光君又来打酱油了[喵喵] 

评论(3)
热度(44)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