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魔道祖师/薛晓]病入膏肓1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薛洋被下了昏睡符怎么会跑到这地方来?晓星尘分了神,顾不及身后的魔物,循声而去。

黄府正门前,薛洋被十几人团团围住,身上捆了麻绳,他正在愤怒地咆哮嘶喊挣扎着。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动了府中之人,家丁正提着棍棒向薛洋身上招呼,晓星尘赶到疾声道:“停手!”

可动作已然来不及,一记闷棍将薛洋抽晕了过去。晓星尘听到重物跌落在地的声音,露出前所未有的慌张神色。

“黄老爷,惊动了你们真是不好意思,这二人是我的旧友,一场误会,大家都散了吧。”息泽慢吞吞挪过来,摆手道:“你们随我来吧。”

晓星尘拖着不省人事的薛洋回到别苑,息泽好整以暇地坐在石凳上,看着狼狈的二人。


“咱们继续方才没谈完的话题。至于薛洋,不好意思道长,在下的记性差得很,薛洋这是怎么了?”息泽歪歪头,又看了看靠在树上昏迷不醒的人,大惑不解道。

“他现在失去记忆疯疯傻傻,心智犹不如一个三岁孩子,为何会这样?”晓星尘气喘吁吁。

“哦,那该是被我抽了爽灵魂(注1)和尸狗魄(注2),加之原本他的胎光魂(注3)就已缺损,所以成了如今的样子。”

“胎光……寻常人怎会胎光缺损?”晓星尘一震,心道:“难道是为救我……”

只听息泽冷笑道:“我倒是快忘了你们这段香艳纠葛,说起来道长也该明白了吧,当初薛洋不惜借用自己的魂魄来为你以魂补魂,如此逆天之举,自然有损心智。”

“其实就算我没有抽取他的爽灵和尸狗,就凭他胎光残损成那个样子,横竖也是要疯的,无非时间早晚而已。”

“薛洋……他……”

他不是向来最怕死,向来最惜命的吗……

“他为了救你连命都不要了,你说说,天底下竟有他这样的傻瓜。他是多精明一个人,又是多蠢的一个人,竟还痴心妄想着和你结为道侣!你们口中的他十恶不赦,可在我看来,恶人却未必不会有颗赤子之心。道长是个通透之人,他这般待你,对你执念成狂,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眼盲,如今是连心也盲了吗?!”

“……”晓星尘怔愣在原地。

说到这里,息泽哈哈大笑,笑毕故作惋惜的摇摇头道:“薛洋也有心啊,奈何道长不肯信。”


“……有心又如何?这世上许多事,原本就不是只要有心就可以的。他倒行逆施做尽恶事……他救我一回,我自还他一次!如若妄图其他的,却是不可能……”晓星尘低声道,手却不由自主扶住了薛洋的肩,和他相对盘膝而坐,右手起势,摆出了引渡灵力的动作。

“事到如今你还想做些什么?他愿意疯,就让他疯。”息泽看着晓星尘徒劳地将自身灵力源源不断注入薛洋头顶,轻蔑道。


息泽盯着痴痴傻傻的薛洋,不知怎的,想到了那个他拼命想要救回来的人。

那人是上古的太阳神鸟三足乌,名为翻羽。他们一同征战四方,相伴了不记得多少个朝夕。

直到有一天,翻羽爱上了一个凡人。

天人思凡实属神界大忌,息泽劝过他,然而他浑身浴血地对自己笑着说:不悔。

息泽不懂。

他终日里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只图快活,不谈爱恨。世间情爱之事有什么好的,值得一个又一个的放弃自己的一切去追逐?

他不懂,也不愿去懂,他只想让翻羽醒过来。

就差一个人的魂魄,他便可以拿去童鼎炼魂了。私盗童鼎以人炼魂是重罪,他只能化去真身不断潜逃。多年来他游历人间,四处寻找合适之人,恰在这时碰上了薛洋和晓星尘。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看着薛洋,就像看到了翻羽。

独自和晓星尘告别回来后的薛洋任由自己抽了他一魂一魄。魂魄离体的滋味犹如剔骨抽筋,非常人所能承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声不吭面无表情撑下来的。


“总会有办法。”晓星尘面色沉静,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就算我治不好他,还可以去求我的师父抱山散人。”

看起来面上仿佛毫无波动,然而晓星尘说出口的话已经是方寸大乱慌了神。

“别白费心思了,没用的,除非有人愿牺牲自己给他缝魂,否则,他注定要如此疯疯傻傻一辈子了。可寻常人又怎会为这样一个遭万人唾弃的人缝魂呢?”息泽嘲讽道,“道长自是不肯的,那还惺惺作态个什么劲儿呢?”

息泽言毕,细细端详了一番晓星尘的脸,倏地勾起唇角。

“道长,你这是动情了吗?”

“……”

晓星尘没有吭声,继续输送灵力。

既然薛洋想让他活,他就不能白白的死了。没试过又怎知没有其他办法?只要活着,总会有办法,总有其他的办法……

“薛洋真是可怜,人好好的时候求而不得,如今成了个傻子,倒教自己心念已久的人丹心大动了。”息泽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突然话锋一转,语气冷了下来,“只可惜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收手吧道长,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薛洋他回不来了。”


晓星尘此回尤其固执,毫不听劝,只专心致志地输送着灵气。息泽看得心烦,不由起了杀心:“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道长不是一直恨他想要杀了他吗?那我便助道长一臂之力,也算了却道长的心结!”

这魔物确是喜怒无常,随心随性,盏茶功夫里,他一掌夹带着罡风便朝薛洋的天灵盖横劈过来,竟真是要置薛洋于死地。

晓星尘感到一股气势汹汹的掌风扫来,立刻分出一条手臂格开对方攻势,紧接着反手抽出霜华,剑锋疾疾削向袭来的方向。


“阁下,我无心与你相斗,不过薛洋这个人,你却是不能动的。”

晓星尘的措辞依然有礼,语调依然温和,然而笑容中却带了彻骨的冷意。


❀❀❀❀❀

*注:道家谓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人有七魄,各有名目。第一魄名尸狗……见《云笈七签》卷五十四。

注1:爽灵,三魂之二名爽灵,阴气之变,属于五行;爽灵魂能使明气制阳,使人机谋万物,指的是人机敏的反应程度、智力,有时还指痛感的缺失。

注2:尸狗:七魄之一名尸狗,指人的灵敏警觉程度,以及对周围事物的感知力。

注3:胎光:三魂之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属于天,是主神,主生命,胎光丢了的人,则命不久矣。

由此可见,残魂缺魄、常年奉献自己第一滴血的垃圾洋,大期至焉。


评论(7)
热度(41)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