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魔道祖师/薛晓]病入膏肓1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晓星尘待薛洋啃完鸡腿,用手巾给他仔细擦干净嘴,然后将一颗糖塞进他口中,温声道:“你待在屋里不要乱走,我去去便回。”
薛洋疑惑地咿呀两声,紧紧抱住晓星尘的衣袖不撒手。
“薛洋,你听话。”
晓星尘扯开他固执的手。
那手又缠上来。
晓星尘叹口气,也是不明白缺魂少魄的薛洋如今怎竟变得这般粘人。他只好故技重施,往薛洋脑袋上拍了张瞌睡符脱身,才只身前往黄府。

入夜后这条街邪云密布,歪风肆虐,赫然是幅邪祟作怪的景象。
这东西气息如此霸道,简直是把自己当作修道之人的靶旗一般,能有这等自信,想是来头不小。仔细分辨,这强大的气息竟令他觉得有些熟稔。
晓星尘走到黄府门前,扣了扣椒图门环。
半晌,一个门童打开门,悄声道:“是谁?”
“在下晓星尘,是个修道之人。听闻贵府有邪作祟,残害生灵,特来除害。”
那门童应了一声,跑进府中通报,不一会儿,便带着晓星尘入府了。

“道长请坐,来人,上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饱含着疲惫。
晓星尘身负霜华行了一礼,单刀直入道:“贵府公子从何时开始反常?”
“小儿顽劣成性,成日里不着家,要说不正常,应是从上个月回到家开始。起初总吩咐后厨做些腥味儿重的菜来吃,说是吃着没滋味,我和夫人没有疑他,谁知后来他开始偷食生鲜,到处藏匿不愿见光,直至最后……”老者深深叹了口气,一旁的夫人已经开始掩面哭泣。
“最后他竟发狂咬死了一名家仆。”
“他如今在何处?”
“他发起狂来气力极大,合众人之力我们才将他制伏,现下被我用铁链锁在卧房中。”
晓星尘随黄老爷走向黄府少爷的卧房,途中经过一座幽静隐蔽的别苑,听到院中隐约传来阵阵莺歌燕舞欢笑之声,便顿了顿脚。
黄老爷顺着他的方向扭头一看:“那里是小儿带回来的一位客人,说是在外救了他性命,便在府上住下了,平日里深居简出,唯一的兴致就是听听小曲儿,看看姑娘。”
晓星尘从那旖旎飘香的庭院扭转回头,又侧耳听了一会儿,慢慢皱起眉。

还未行至黄家少爷的卧房门前,众人皆是一惊。
屋内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咯咯”声和嘶吼,像是从捏扁的喉咙中硬挤出来,听着几乎不像是人能够发出来的。
晓星尘立即推门进入,一股浓烈的腥臭气息扑鼻而来,他循循靠近被绑在床柱上的少年。
“……好饿……我好饿……”
这声音仿佛从哪里听到过,晓星尘先是一愣,随即忆起他初来乍到时碰上的那个嚣张跋扈的少年子弟。也正因他,才又阴差阳错和薛洋重遇。
断断续续的阴森语调令黄府老爷吓软了腿,他哆哆嗦嗦跪倒在地:“道长,求求你救救小儿吧!他才十二岁,变成这个样子今后可如何是好啊!只要您能治好他,黄某定当感激您的大恩大德!”
晓星尘连忙扶起老人,道:“寻常人身体中只会有一个神魂,而令公子却甚是古怪,他体内有两股神识在不断交战,强大的那个在正逐渐吞噬他原有的神智,导致他自己魂魄残损,如若不能尽快找出在他体内植魂之人,阻止魂魄间的蚕食,令公子……怕是凶多吉少。”
黄老爷听得浑浑噩噩,直觉自己儿子药石罔顾,回天乏术,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
晓星尘叹口气,安抚对方不要心急,他会试着找出这个罪魁祸首。

返回的路上又经过那座别苑。
笙歌已歇,偌大的宅邸寂静万分。
一只老枭扑打着翅膀落在树枝上,张嘴咯咯地笑起来。
陡然间,无数只枭鸟飞来,一边笑一边落上枝头,仿若笑声的啼叫此起彼伏,在子夜时分显得犹为可怖。
俗话说: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宁听夜猫子叫,不听夜猫子笑。这么黑压压一群枭围住黄府,可想而知这里定然没有什么好东西。
晓星尘抚上霜华,不动声色靠近那座别苑。

他的到来惊动了这些飞禽,不出片刻,它们便如从没出现过一般销声匿迹了。
“晓星尘道长。”
一道华丽的嗓音紧贴晓星尘耳畔响起,接着向他脖颈吹拂过一缕凉丝丝的气息。
晓星尘登时头皮一炸,错身躲开,霜华迅速出鞘,锃亮的雪光一闪而过。
离得这样近,他竟完全没有发觉。
“你是谁?”
“我?我是谁呢?道长要仔细想想了,你我可是旧识。”那个声音再度飘来,带着调笑。
亦男亦女的笑声,无端感到熟悉的魔气——这是那个魔物!
好得很,这东西自己找上门了,那就来算算账吧!
晓星尘冷笑一声,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满面寒霜质问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魔物,我倒要好好问问你,黄府的少爷是不是你在从中搞鬼?还有,薛洋变成那副样子,到底是怎么了?”
“别一口一个魔物,我有名字,我叫息泽。”暗处的那人终于从阴影中走出来,玄衣上绣着繁复的金红色花纹,像一条色彩斑斓却饱含剧毒的蛇。
电光火石间,晓星尘大概明白了整件事。息泽定是偶然遇上黄府的少年,使了把戏诓骗他,可他为何要在这少年体内植魂?
“既然你有恩于那少年,又为何要让他受这等苦楚,再这样下去,他迟早爆体而亡。”
“因为我要救一个人啊,这小子虽然十分讨人厌,但却是天生的炉鼎。”
晓星尘正要继续发问,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争吵之声。他凝神静气,忽然握住霜华的手开始发抖。
——是薛洋!

评论(5)
热度(35)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