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盗墓笔记/瓶邪]这辈子睡不到张起灵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更新至part 1

盗墓笔记/瓶邪合集(不定期更新)


ooc,R18,强强,雷者慎入

吴邪叼着半根烟,靠在两节车厢相连接的地方缓缓吐出个烟圈。

不远处的张起灵正抬高身体把一个几十公斤重的超大负重背包塞进车厢顶部的行李栏。

腰窝深深凹陷进去,露出小半截柔韧有力的后腰和灰色的内裤边缘,一双长腿被完美地包裹进剪裁修身的黑裤中。

干净利落,如同他这个人。

可爱,想曰。

吴邪大脑放空,双眼游离。


闷油瓶以其多年腥风血雨的第六感神奇地捕捉到这种被暗中观察的感觉,他回过头,瞅了一眼满面风霜神情却十分迷的吴邪,眼神慢慢就变了味,意味不明地又多看了他几眼。

吴邪回过神,发现了闷油瓶无声的注视,干咳两声。他举起手里的水朝张起灵晃了晃。

“那什么,喝水不?”

问完发现水被自己喝得只剩不到半瓶。

……

吴邪掐灭了烟,摸摸鼻尖,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无口男人遵守自己的设定没有说话,两个大跨步越过吴邪,坐在了他旁边,接过他手中的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喝光了。

吴邪还在愣着,不知发了什么呆。

张起灵靠在硬邦邦的椅背上,抱着肩面朝向窗外闭起眼睛开始修仙。


这次出发仓促,人手也都被放出去,导致能抓的壮丁只剩闷油瓶一个了。手残订不到高铁和卧铺,也只能坐着这种绿皮火车一路颠过去。等到了目的地自己的老腰恐怕多半是要废了。

有人在大声地谈笑,有人在低头追剧,还有人在吃泡面和辣条,浓烈的气味充斥着整节车厢,将车厢中本就不流通的空气熏得更加逼仄。

吴邪用手扇了扇风,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他很久不曾坐过这种车,有些头昏脑涨。

张起灵睡眠极浅,吴邪刚刚抬手的时候他便迅速睁开眼睛。

他看向吴邪,眼底清明毫无一丝睡意。

“脑子疼,小哥你继续睡,不用管我。”吴邪笑嘻嘻地摆摆手。

张起灵静了一秒,忽然站起身:“换个座,你进去。”

说完等着吴邪移动。

吴邪怔了一下,“不用……”

他啧了一声,拉住吴邪的胳膊,身体挨着他蹭过去,站在吴邪跟前,等他挪进靠窗的位置。

吴邪只好坐过去。

张起灵跟着坐在了靠过道的地方,两条长腿无处安放,摆了两三个姿势,才调整到最舒服的坐姿,一条腿岔开伸向前排座位底端的顶角,将整个人窝进那个窄小的座位中,再次阖上双眼。

吴·[盯裆猫]·邪的视线不由自主就移到了张起灵分开的大腿和腿中央尺寸应十分可观的鼓鼓囊囊一包,匆匆扫了一眼他天人般的睡颜,心中长叹了口气。

——这辈子睡不到张起灵,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part·1』火车扑类

慢车晃悠悠无止尽地颠簸着,吴邪此时不仅困意全无,反而十分精神。他几经天人交战,终于没忍住又朝闷油瓶看去。

张·[磨人的小妖精]·起灵先生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过于宽松的深色卫衣套在身上,被他随意的睡姿揉成了皱巴巴一团,盖不住线条勾人的锁骨和肩窝。

吴邪蠢蠢欲动,任由自己的脑洞尽情发挥,在脑中将闷油瓶酱酱酿酿。

Yoooooo,厉害了厉害了,这个体位……真是佩服我自己……

正沉浸在意淫中的吴邪忽然被猛拍一下,他如炸毛的鸡一样险些蹦起来。

张起灵盯着他,眼神古怪有深意,递给他一张纸巾。

“你的口水淌了一脸。”

吴邪老脸一红,完全没注意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到哪了?”

张起灵掏出手表,“磁窑。还有6站,再四个小时吧。”

吴邪面不改色道:“哦,这天都快黑了,看来咱们得先在车上吃点东西了。”

美女列车员推着餐车朝他们走来,报菜单的声音又细又温柔。

“你想吃什么?”

张起灵低头打开钱包抽出钞票问。他的动作自然流畅,有种真实的烟火气。


吴邪三观尽碎地看着他。

闷油瓶这生活能力显著飞跃啊!

但这种好似情侣间的对话,行云流水的默契,心照不宣的相处模式,让吴邪不由得嘴角上扬,掩盖不住的愉悦。

他刚刚似乎听到有咖喱鸡肉饭,便开心地说:“那就吃鸡吧!”

人一开心,声音往往就会大几个分贝。

吴邪一出口,登时就想抽自己。

鸡什么吧?鸡什么巴!什么几把?!

吴邪此刻内心只有一个[允悲]的表情。

而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车厢中其他有些离得近的人纷纷转过头,还有两个小女孩指着他俩捂嘴低笑,脸憋的通红。

闷油瓶看向他的眼神中分明带了一闪而过的似笑非笑:“哦…”


吴邪捧着眼前的咖喱鸡肉饭,一点胃口都没有。

反观一旁的闷油瓶,吃着和他一样的盒饭,倒是津津有味,仿若珍馐。


实在没脸再待在位置上的吴邪放下盒饭,匆匆说了句‘去洗手间’便飞速逃离了。

他把自己关在狭小的卫生间,惊魂未定。不禁暗骂自己真是没出息,历经多少荤段子的洗礼了这都?男人之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和闷油瓶这都认识多少年了,闷油瓶他就是根木头,发不了芽的那种,即使从门中出来了,还是那个样,没有长进,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不就是比别人多上了点儿心吗?至于这么患得患失吗?

可是越想,吴邪就越是没底气。

直到传来几声敲门声。


此时已渐入深夜,旅客们经过长途奔袭早就疲惫不堪,大多都沉沉睡去。

吴邪深吸几口气,打开了门。

门外赫然站着一只张起灵。

张:⚭-⚭

吴:⚆_⚆

吴邪条件反射就想关门,被张起灵一把按住门框,灵活地钻了进来。

列车中的卫生间本就异常狭窄,又带着刺鼻的难闻气味,可此时的吴邪什么都闻不到,什么也没听到,整个空间内好像只剩下自己和闷油瓶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以及自己剧烈到快爆炸的心跳声。

张起灵静静盯着他。

“小哥,我用完了,你请!”

吴邪侧过身就想跑,心里还不忘吐槽:怂什么?!他又不是牛鬼蛇神!他又不是粽子!

“别动。”张起灵两个字就将吴邪钉在原地。

他慢条斯理看着吴邪几乎快冒烟的头顶,又看看他红了一片的耳垂,凑近他,呼吸轻若鸿毛,没发出一个字。


可吴邪奇迹般的秒懂了他的意思,他缓缓瞪圆了双眼,呆若木鸡。

……这他妈太打脸了,这哪是木头,这是

个老手啊!!

老司机张起灵掰过吴邪的后颈,将他按在自己胸前。

吴邪就这么听到了他有力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

活生生会呼吸的、撩汉技能莫名满点的张起灵。

吴邪狠咬牙根,脑子里装满了下午脑洞大开时的各种限制级画面,心说:张起灵,这是你招我的。这是你招我的!

他用胳膊勒住张起灵的头,牢牢抱住他,在昏黄的灯光中寻到他的唇,用力吻上去。

虽然气势汹汹,奈何没有技术可言。

后文请戳围脖


*****

灵感来源于我海棠上被迫删除不掉的一个专题:某天起好了这篇文的名字却忽然不想写了(别打,要脸……),结果删除不掉,联系了后台管理员,起初是应该删除掉三篇坑,结果只删了两篇,这一篇被并进了我的一个大书夹[没错就是盗笔那个同人系列],于是我再次联系后台,估计是太忙,还没帮我处理的时候忽然又来了灵感,这大概是命……so……emmmmm……所谓多年的坑熬成文[允悲],总而言之大家就凑合看吧[笑cry]


评论(17)
热度(35)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