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血色星期一]黑暗里来的神

❀早期影评❀


J。
第十个英文字母的,J。
想要称神的男人,面具卸下之后的那张脸,悲伤而寂寞。
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第一次尝到关心的感觉,也第一次尝到背叛的苦涩。
“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啊。”他说。
于是,心底的苦涩缓缓溢开。
眼光,终于不由自主的被他所吸引。

 

1 血色星期一

Bloody Monday。
世界上最后一个星期一,血色星期一。

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这部片子,不得不说,这是一部题材非常特别的作品。
剧集以宗教组织下的恐怖活动为线索,通过一个天才高中生骇客侵入他人电脑为手法,讲述了一个有关信任,责任与亲情友情的故事,BM通篇情节紧凑,内容丰满,环环相扣,看了前序就感受到非凡的吸引力,令人欲罢不能。
其实本剧一开始是非常压抑的,伴随着恐怖的病毒袭击,俄罗斯一个小镇上所有人口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直到那个女人口中吐出:Bloody Monday。
才发现,有什么计划,已经在悄悄地行动起来。
罪恶,在这一瞬间,苏醒。

 

高中生高木藤丸是一个性格沉静的男孩子,但他头脑在电脑方面有惊人的天赋。两年前他以猎鹰的身份非法侵入他人系统,被身为警长的父亲抓到,其后一直很老实。
但,警方对于恐怖组织的病毒恐吓却束手无策,只好请猎鹰来挽救。好笑的是,曾经被称之为犯罪的骇客行为,在这时,却成了拯救东京的唯一方法。
于是,拯救日本的任务,莫名其妙的落在了他头上,砸了个措手不及。

高木藤丸的妈妈在很小时去世,他有个肾脏很不好的妹妹,之后两人一直和爸爸相依为命。但由于爸爸是警视厅的警官,所以时常没有办法回家。
看着妹妹撑着虚弱的身体每天充满期待的做好一大桌子的晚餐,等来的却是爸爸一次又一次的“抱歉,小遥,爸爸还有事没办法回去,你和哥哥一起吃吧。”
藤丸心里是愤怒的,因为父亲他从不重视自己和妹妹。但即使如此,他仍从心底里相信爸爸,并以这样的父亲为荣。

他的父亲从事着伟大的工作,守护着他们生活的这个国家。
所以,爸爸的背叛才对他造成如此大的冲击。

“听好,藤丸,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一定要相信爸爸,相信爸爸是站在你们这一边的!”这是爸爸失踪前留下的最后一通电话。
藤丸不敢相信,爸爸会杀人?爸爸倒向了恐怖分子?!不,不可能的!
但为什么,心底拼命叫嚣的反驳,被一个个假意营造的事实攻击的越来越弱?

他不敢去想。

或许从一开始听从爸爸的指示,不去插手这个案子,是正确的。
这样,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伤害、背叛、失去。


英走了。被可怕的病毒带去了他永远也见不到的地方。
音弥是他最好的朋友,却被敌人设计的与自己感情破裂。音弥伤心的眼神不断地在他眼前重复,他不敢正视。
爸爸,在为了保护他时,被枪打中了。临终前还在努力地告诉他,爸爸不是叛徒。爸爸他找到了最重要的证据,他从未背叛过每一个人。
最让他感到失望的,是真子。
难道我和你,英,音弥,朝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吗?都是你安排的吗?
为什么你要伤害最关心你的人?!
你以为你是神吗?你错了!你只是一个丧心病狂,把无数人的性命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杀人狂!

但,即使这样,你问我:“如果我死了,你是开心?还是难过?”
即使她做出这些不会被宽恕的事情来,我还是会难过,我还是会伤心啊。
因为在意,所以才会难过。
真子,为什么你,不明白呢?

人是不可能变成神的。

K,真子。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真子和K是不同的。那些共同度过的喜怒哀乐,是真心的。

 

事实渐渐浮出水面,幕后Leader——J,从黑暗中走出来。
高木藤丸恨。

他恨得无以复加。J让自己背负着沉重的情感,把自己本就不完整的家弄得惨不忍睹,他笑嘻嘻地把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冠以危险的气息,然后看着藤丸慌张又担心的样子。
这个人是恶魔,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可是,那从骨子里弥漫出的寂寞,是怎么回事?

 

折原玛雅,她就是片子一开始时那个口中念着最初的罪恶的女人。
她是最致命的毒药,极致的诱惑又极致的邪恶,还时不时透露出天真甜美的一面。

究竟哪一个是真正的她?

其实每一个都是她的一面。

看着她,会让我想起那个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女人——潘多拉。
不可否认,这个角色塑造的很成功,演员的功力更是精绝。她有一种无法抵抗的魅力,诱使着堕落腐坏的人们甘愿落入她的手掌。
她从容又优雅地,谈笑间杀人于无形。
我并不喜欢她,总觉得,她太可怕。
是比K更加可怕的存在。
K较之于她,就像一个任性的小女孩,只是想把自己心里的愿望变成现实,而玛雅,却是渗入骨子里的阴毒。

她代表了纯粹的恶意。

 

看到结束的时候,很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压抑的片子,竟会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或许是还有藤丸这个善良的存在,那些善良明媚的思想和那黑暗罪恶的思想形成了太大的对比。
因而,明媚更明媚,黑暗更黑暗。

2  第十个英文字母

J。
这是第十个英文字母。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J。啊~也就是第十个英文字母的J。请多指教。”这是桌边的男子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白色的头发,小狗一样温顺的眼神,笑眯眯的样子。
看着对面的少年露出惊异的神情,J好笑的补了一句,“怎么?很惊讶?”
少年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咳...三番两次和警视厅作对,身为恐怖分子头目的你找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情?”
“这个地方不错吧,”环视周围,J优雅的靠在藤椅上,看着咄咄逼人的藤丸,“喝了那么多的果汁,果然还是这家的最美味。”
藤丸的额角抽搐了一下。
“我不会让你伤害小遥的!”
“先生,您的哈密瓜苏打。”服务生端着餐盘礼貌地放下。
“啊对了,哈密瓜苏打很不错的,高木君一定也会很喜欢,”J招招手,“这位先生和我点同样的。”
转头便看到少年恶狠狠的瞪视,嘴角勾起一抹笑,“不要摆出那么一副恐怖的样子嘛。”
这个人,明明那么多的弱点被我掌握,我随时可以用来威胁他,为什么他还能够摆出一副冷静犀利并且毫不示弱的气势来呢?

“不要给我扯那么多废话!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高木藤丸握紧拳头。
J不理会他的怒气,“当今的日本很病态,各种丑陋肮脏的人充斥其中,欺骗、背叛、交易、金钱,大部分的人已经掉进了欲望的漩涡里,无法拯救,法律里随处可见的漏洞根本无法惩戒那些人渣。所以,我们要让日本回归最原始最干净的阶段,我们要让日本重生。”
藤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像在看一个中二病的少年:“你说什么?重生?!”
J继续道:“我们手中掌握的,是1000万人的生死大权,呵呵,因为我们是神。神不会饶恕那些虚伪恶心的事情,那是不可被原谅的。我们在拯救日本,这样,大家也都会得到救赎。”
“你们疯了!”藤丸激动地反驳,“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到我的家人,我会保护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绝不会让你动他们一分一毫!”
“你以为,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J轻声吐出残酷的话语。
藤丸怔住了。


是啊,现在的他,有什么资格说这些?妹妹因为他接二连三被绑架,自己的家因为爸爸的逃走被日夜监视,完全没有隐私可言。他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说这些?
“所以,Bloody Monday是你们用来‘称神’的武器?什么神?在我看来,你们不过是一群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宣扬着所谓的拯救和重生,永远也掩盖不了犯罪的事实!”藤丸木然地说。
“呀~不要把这么神圣的仪式说成是犯罪嘛。这些话,过不了多久,或许你就会承认了。今天找你来,其实是组织看中你的才能,想要你加入我们的世界。怎么样?”
“太可笑了!绝对不可能!”藤丸立刻回绝。
“先不要着急嘛,想想看,和我们一起变成神,手中握着自由决定生死的筹码,对愚昧的人进行惩罚,不好吗?况且,只要我想,伤害你身边的人,就像折腾一只小老鼠一样简单又不费力。你也没有丝毫能力反抗?不是吗?嘻嘻嘻......”
藤丸极力忍耐,“的确像你所说,日本存在很多不好的现象,甚至是犯罪,但尽管如此,它仍然是我长大的地方。我有陪伴我的朋友,亲人,没错,这些足以称为我致命的弱点,但正因为有他们,我才能活的这样真实,每天感慨能活着真的是一件很庆幸的事,而不是像你们一样要靠犯罪来证明活着。
“我也害怕过,这么危险的事情再追查下去,有可能会没命,但,我不想要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想要保护他们的心情时时刻刻都在那么鲜明地提醒我。难道你就没有想要保护的人吗?”

J眯起双眼,这样坦率直视自己的高木藤丸,十分刺眼。
明明就那么脆弱,经不起一点的伤害,那些他想要保护的人,明明就,那么弱小。
吸光了杯子里的果汁,“果然,我还是最喜欢喝哈密瓜苏打了。高木君,很有意思的话呢,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现了。”
将钱丢在桌子上,J一摇一晃地走开了。
愣在那里的藤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种情况,是暂时放过自己和小遥了吗?
J,真是个让人看不懂的家伙。

刚刚见到他时,完全没想到让国际反恐协会都戒备万分的恐怖分子头目,竟是这样年轻的一个人。不,还不仅仅是年轻,更多的,是绝对的自信。
就好像,连自己这种意志坚定的人都会不小心被他那诡异又狂妄的言论给绕进去。
玩世不恭,不按常理出牌,完全猜不到他上一句话后面接的是什么,最令藤丸感到奇特的,是他那如同孩童一般任性又狠毒的行为。
可是,一般的小孩子怎么会一边天真盯着他,一边口中吐出可怕的话来?
藤丸抓起桌上搁置已久的果汁,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冰冷的液体流入喉咙,藤丸皱皱眉,讨厌的香味,如同那个人身上的味道一般。
眼前又浮现J玩味的笑容,一举一动都透露出极致的诱惑。
J,你或许有着左右大势的力量,但你不是神。
相比神来说,你更像是,恶魔。

 

评论
热度(9)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