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双头犬·双视角]兄弟(上)

[双头犬·双视角]兄弟(下)


❀双头犬(Orthrus;按音译为欧特鲁斯、俄耳托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怪物,尾巴是一条蛇。它是克托尼俄斯怪物厄客德娜及堤福俄斯所生下的怪物,刻耳柏洛斯和喀迈拉是它的兄弟,它与喀迈拉诞下斯芬尼克及涅墨亚狮子。它由泰坦神革律翁(Geryon)饲养。它与欧律提翁(Eurytion)负责守护远在地中海以西的海丝佩拉蒂(Hesperides)其中一个岛屿——厄律忒亚岛(Erytheia)上的牛。但海格力斯最终杀死了双头犬、欧律提翁和革德翁,然后把牛带走,完成了他的第十件英雄事迹。❀

 

拥有神之手真的是一件幸运的事吗?龙崎,你总是这样,被迫接受别人的感觉,总是背负着事关别人生死的重担,是不是很辛苦?

为什么世界上要存在我和你呢?

你不能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你是,我也是。我的力量和你不同,是恶魔之手。

神之手救不了任何人,龙崎也好,我也好,最终都只会伤害别人。

拥有恶魔之手,我所犯下的罪恶警察却无法逮捕我,我是一个无法赎罪的人。

孤独,比任何事情都痛苦,孤独的人,有时候会去伤害别人,最终也伤害了自己。

掌握了“生”的力量,掌握了“死”的力量,只有这两种力量都具备了,才可以称作是神之手啊。

救救......他吧,能救他的......只有你了......

为了将来,不要牺牲现在。

好不容易才能互相理解,我们两个人一起一定能活下去。

但,是不是,传说搞错了呢?我们,似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下去,似乎可以,得到幸福呢。

把握幸福,无需什么特殊的能力,哪怕极小的,哪怕极小的力量就可以。

 

可以治愈任何伤病的能力,拥有“神之手”,却利用自己特殊的能力将他人的性命玩弄于股掌之间;

能够一触杀人的特殊能力,拥有“恶魔之手”,却心地善良性格温和,无法面对在乎的人死去;

龙崎和碧井,臣司和涼介,两个人,就如同光与影,正与反。

莫非真的天意弄人,让这两兄弟拥有了相反的能力,和对方相反,也和自己相反。

 

弟弟涼介:

一 关于遇见

呐龙崎,我们是不是真的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我也想拥有幸福,拥有家人的爱,我想要亲手抱一抱小狗,亲手拉起摔倒的孩子,替他们擦去眼泪。但,仅仅是触碰,我都做不到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拥有这种怪物般的能力?我也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啊......

是的,我有一只恶魔般的手,但凡被我触碰的,都会死掉,这是犯罪中的完美杀人,找不到一丝痕迹。

在死囚室,是我第一次看到你。

你说,我有和你相反的能力。你的手是杀人的,我的手却是救人的,是神之手。

你说,放了我,我的手总能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的吧,可以拯救很多很多的人,可以让他们不再痛苦。

你牢牢地盯着我的眼睛,倔强地说。

我却不敢与你正视,慌乱的躲避你焦灼的视线。因为我怕,被你那双邪魅的眸子蛊惑了心智。

果然,我相信了你的话,杀死了典狱长。

在他倒下的那一刻,我跑到你面前,大声的吼:你可以救活他的,是不是?是不是?!

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敢去想,究竟他能不能把死去的人救活。

你悠闲的走出来,冷漠地说:就算是神,也不可能让人死而复生。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想不到。

但你刚刚明明说......

我骗你的。你平静又理所当然的打断我的话。

 

我无法理解你的想法和心情。

你喜欢亲近渚小姐,因为在她身上有我们没有的东西,温暖和不受诱惑的心。

你对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哟,老师......

带着近乎嘲讽的调笑。

可恶到想让我对着你那张精致的脸蛋挥下一拳。

对我来说,“老师”这个称谓更令我羞愧,连赎罪都做不到,我犯下杀人的罪却得不到救赎,怎么还能有资格被叫做“老师”呢?

但是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看到我受伤后,那么担心呢?

那样的神色,我想去忽略都做不到。

你对我说,真正的守护,是让对方变得强大,在没有自己的日子里也可以坚强的生活下去。

你是不是看到了我们最终的结局呢?

那时的我并不明白。

 

你总是这样,不按牌理出牌。我永远无法猜透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看着你麻木的游走在权势和欲望之间,即使是世人努力追寻的这么绚丽的愿望之下,你仍旧是淡漠着一双眼睛,那里面,是空落到极致的伤痕。

你高调地展示治愈能力,看着那些蜂拥而至的人们,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幸福自己的欲望争夺。

我看着你陷身在一片泥泽之中,看着你走向医院,突然发觉,你的孤独像刻进骨子里的封印,把你埋没。

看着你缓缓的背影,我难过得窒息。

我渐渐发觉,龙崎,或许你并不是恶魔,并没有我看到的那样可怕。

因为,你不忍心杀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你可以有无数借口来要我杀死他们,但你没有。就算被他们利用,被他们伤害,还是无法杀掉他们。

我明白了,层层包裹之下的,其实是一颗如此孤独又痛苦的心。

 

二 关于在乎

澪对你毫不设防的天真,公园里可爱的男孩看到你落泪的样子会稚气的安慰你,或许只有这些孩子们,可以让你感到生活还有希望,可以让你永远铭记。

所以你医治好了他们,没有任何给予,这算是对他们的一个报答吗?

澪教会龙崎,吵架的时候,伸出手来,握握手就和好了。

也许我们就是传说里的双头犬,一个以普度众生正道,一个以惩恶扬善正道,目的却都是为了他人的幸福,只是手法不同而已。

 

相传在龙谷村每隔几百年就会出生一个可以治愈一切的孩子,被称为神之手,当他出生时,就是村子灭亡之时。但其实,传说没有结束。在神之手出生没多久,还会出生一个通过触摸别人就会杀死对方的孩子,被称作恶魔之手。而故事的结局是,恶魔之手消除了神之手。

 

直到后来,我听来了你在龙谷村发生的事。

没错,身边的每个人都想要得到你,每个人都为了你而疯狂,你就像是人类初始神所带来的一件宝物,谁拥有你,就可以改变世界。

你只是更加寂寞了。我能够体会你的心情,因为我和你一样,是不被祝福的人。

我身上有被诅咒的印记,所以我拼命地希望,你神赐一样的能力能够为别人做些什么,我不能够做到的,你可以来完成。

但我发现我错了。我也像他们一般,把你看成了一件物品,强迫你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我总觉得有能力就应该救人,但有谁问过你的想法?

拥有神之手为什么就要拯救别人?

不付出什么代价就想得到别人的帮助的这种想法,原本就不是对的。

龙崎,其实,你背负的比我还要痛苦吧?

我从小就一直躲躲藏藏,担心大家知道了我可怕的能力,担心父母和妹妹会害怕我,担心同学们的疏远,我最害怕的,是别人对我的畏惧,那种看到怪物的惊恐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掉。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是兄弟。

自然的规律总要继续下去,打破了这个平衡,带来的就只有毁灭。

只有我可以牵制你。只有我可以拯救你。

也只有你,能够给我狂吼着无法赎罪的心,带来平静,龙崎。

我一直都明白的,神之手救不了任何人。我和龙崎,最终都只会伤害别人,带给他们希望,又把他们推向更深的深渊。

 

三 关于真相

你带我去看父亲,我却不知道那是父亲,我误解了你,发狂般地和你厮打在一起。

不要用那么心疼的眼神看着我。我怕,连恨你都拾不起力气来。

我把手抵在你心口的位置,这里,我知道,我心念一动,你就会无声无息的死去。

你为什么要在爆炸时还紧紧地抱着我?为什么?怕我受伤吗?

我有什么资格得到你的保护呢?我一直都在伤害你啊。

 

在急救室,我听到了神父,不,应该是父亲,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恶魔之手让神之手在这个世界消除,是我从出生所背负的使命。能救龙崎的,只有你,涼介。

我的使命...我的使命......

在父亲生命的最后一刻,我才和他相认;在我和龙崎刚刚兄弟相认,却要消除他?

上天为什么要捉弄我们?

我,怎么下得去手?怎么可能呢?

事情该到了结的时候了。

 

四 关于结束

午时,我和龙崎,龙谷水坝相见。

我到的时候,龙崎已等在了那里。我走上前去,伸出手,覆上他的脖子。

右手一直在颤抖。我下不了手。

我早知道你是我的哥哥。就算你不打算告诉我。

你以为,天下间除我们之外的这样的人,还能有几对呢?

你一直不肯告诉我为什么在被关了17年后突然打算出来,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渚告诉你,世界上还有一个和一样的人存在着。你果然,是来找我的吧。

其实我想告诉你:我一直期待着和你相见。我需要你,而你,也需要我。

突然就响起了枪声。身体在反应过来之际,已经挡在了龙崎前面。

 

我其实,很怕疼的。但不知为什么,身体在意识阻止之前,就自然而然地动了。

龙崎还是不可避免的挨了一枪。

我们俩安静地对视,突然不顾形象的笑了起来。

还真是,很狼狈呢。

我重新把手放在他漂亮纤细的脖子上。只要我稍一用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会离开我了。

我看到你的眼睛在对我说:救救我。

 

在你跌下水坝的那一刻,我死命的抓着你。你说:放手。

作为恶魔之手,担负着消除神之手的使命,但是……我还是做不到。

因为你是哥哥,又或者,只因为你是龙崎臣司,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活在这个世界里……

永远不要再使用能力,永远不要再被人利用,永远为自己而活。

那是我们的约定。

去他的什么狗屁传说,我不相信。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好好的活着。我们一定可以一起活下去。

 

我脚下使力,和你一起跌进了水里。一直没有放手。

在水底,我看着你的脸,很想流泪,但冰冷刺骨的海水包围着我,我感觉不到自己的眼泪。

我听到了你心里的声音:让我像传说里一样解脱吧。

我想喊:哥哥!哥哥!!......

这是你最后的,唯一的心愿,我怎么忍心拒绝你?

我抓住你的手。这是我第一次抓住你的手。

吵架了的话,握手就会和好。

这场架,我们吵了好久。久到,快要将对方忘记。

呐哥哥,我们和好吧。好不好?

哥哥闭上眼睛,笑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龙崎,我的哥哥,脸上有这么温柔,这么幸福的笑容。

我也笑着闭上眼睛,握紧了他的手。温暖的、有力的,牢牢握住。

直到龙崎的手渐渐松开,无力地漂向后方,我一直注视着他,直到相距越来越远。

 

五 关于想念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一年了。

我继续做我的高中教师,微笑地看着一个个从身边走过的学生明媚的笑脸。

渚小姐曾找过我。她说在水中没有找到龙崎,问我有没有见过他。

我平静的对她说:没有。一直没有见到过。

渚小姐对他的消失感到很疑惑,她觉得龙崎并没有死。

听到这里我突然笑了,对她说:似乎,所有的人都误解了那个传说。恶魔之手消除了神之手,不是说杀死了哥哥,而是,不知为何,消除了他神之手的能力。相应的,我的能力也消失了。

看到渚惊讶的样子,我的心情无端好了起来。

我终于,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他也一样。

但我知道,他一定在某一个地方,幸福的生活着。然后在某一天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不期而遇。

一定会遇见的,我相信。我小声的在心里说道。

 

和渚告别之后,我往回走去。

初春的风轻柔的吹过,慵懒的草原上,温度在渐渐升高,鸟儿愉快的鸣叫,我抬头看天,出奇的湛蓝,好像连心也变得透明了。

龙崎,其实我很想念你。我在心里偷偷的想。

前方的树下,看到了一个纸盒子,我蹲下去,发现盒子里有一只小小的柴犬,发出细微的呜咽声。

大概是被什么人抛弃了吧。

我犹豫了一下,抱起它。

对着它逗弄了一会儿,自言自语:真可惜,但愿你能被一个善良的人捡去吧。

然后继续往前走。

 

❀最后的最后

过了一会儿,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走过来。看了看纸盒子,抱起小狗,笑着说:啊...真可爱!你没有家人了吗?......

逆着阳光,隐约看到他的侧脸,原来这个人竟长得那么好看,精致的眉眼,勾起弯弯的弧度。

就连看到的人都会觉得那么幸福。

男人看到了狗狗腿上的伤,下意识的握住了它的小爪子,愣了片刻,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把狗狗抱在怀里,站起来道:跟我回家吧,我给你包扎!

轻快的语调回荡在草原上。

抬头,一望无际的天空。

 

 

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走过去。

走向生命的两端。


评论(11)
热度(3)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