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大国手]棋里乾坤

❀早期影评❀


清乾隆年间,朝中大兴弈道,皇帝由此结识范西屏、施襄夏二人。

二人青梅竹马,情谊深厚,常会不约而同相聚一处,这便是默契吧。


范西屏身世坎坷,父亲因赌棋导致家财散尽流落街头,后得施襄夏父亲收留,他自小饱受冷眼和嘲弄,却天生一副傲骨,从不服软。

幼时的范西屏,好斗好勇好争,别人若欺负了他,定要狠狠还回来。在那时的他眼中,施家虎头虎脑常躲在门后偷看自己和爹挨训的傻兮兮的小少爷,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知道施家对他们有恩,可越是如此,便越发的不自在。施老爷厌恶自己的父亲赌棋,在他看来,弈棋就是不务正业荒废时光,一朝迷上,就会落个范大的下场。

 

对围棋十万个好奇的小少爷天天缠着范大想要学棋,范大拗不过,便硬着头皮教予他。明着不能对那娇宠的小少爷如何,背地里便想着法子整他。哼,谁要他偷偷捡走父亲亲手捏的棋子,谁要他父亲那么凶,既然这么不待见我们父子俩,我便整的你儿子鼻青脸肿。

不过让小小年纪的范西屏感到吃惊的是那傻愣愣的少爷居然也不告状,吃了亏硬说自己摔的,心里那点罪恶感便犹如藤蔓爬满周身,别扭得紧。

 

想来范西屏也很矛盾,时常和父亲对局,乐趣横生,充满了开心回忆,一方面又觉得围棋是可怕的东西,害得父亲和自己衣不蔽体难以饱腹,因此他才想要入盐帮,想要赚钱赡养父亲,最后却因施襄夏和范大的死死阻拦才作罢,心有愤懑地跟随俞长侯学棋。

 

后来,范大病故,江浙一带学子受文字狱株连六年内不得进京入考,施老爷无奈之下也只得将施襄夏送去俞长侯门下学习棋艺,这时的范西屏已在棋坛小有成就。

范西屏性情直爽且喜动,不安于一处,棋风飘逸灵秀,跳脱自然,如同他的人一般让人大呼过瘾;而施襄夏温厚老实善静,有着不动如山的沉稳,棋风厚重绵密,大器晚成却后发制人。

一静一动,一冷一热,如同相生相克的世间万物,范施两人虽经常由于一些无聊的小事互相拌嘴斗气,却不得不说是极为相合的一对。

 

你怎么慢得跟乌龟似的?长考出臭棋你知不知道?

下棋又不是赛马,输赢不在快慢。下出好棋才是好棋手,你不就比我快一点嘛!

要论下棋呢,我天生就比你快。这叫天马行空、行云流水。不服...可不行哦......

我告诉你范西屏,我一定要赢你!!

 

自小施襄夏便叫嚣着一定要赢过范西屏,下棋时常被他嘲笑落子速度太慢,而范西屏却悠然自得卧于一旁,神情惬意,没有丝毫压力地落子如飞。

彼时,范西屏不是名动天下的第一国手,施襄夏也不是御旨亲封的首席棋待诏,两人还没有经历生命中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没有卷进一连串的是非纠葛。

两人还都无忧无虑,年少轻狂,眉间一抹傲气,风采夺目。

 

范西屏是风,灵动,在于他不受世俗约束,天子呼来不上船。虽放荡不羁却并非不懂得礼数,他常说:江湖儿女当不拘小节,这是他的宽大气度。

没有人能够留住风,短暂的停驻过后,他将再次漂泊。

这也是为什么在他经历了数位红颜知己之后,仍旧孤身一人。

是洒脱不悔,也是寂寞如雪。


施襄夏是树,泰然,在于他从小养成的慎重习惯,落子都要思虑再三,更何况是言行举止。

入仕为官的谨慎,庙堂之上的清寒,稍有不慎就是掉脑袋的罪过。

即便重重罗网包围了当湖,依然如磐石般专心下棋,用以明志,这是他松竹一样秀直的气节。

就是这样严谨的一个人,也有着孩子的天性。表面不动声色一本正经,却不知耍了多少翰林院的棋待诏们。看着那些攀沿附会又迂腐怯懦的棋待诏欲哭无泪的表情,实在是一大快事。


围棋是门精致的艺术。

棋中乾坤如同卜者的挂盘,画家的纸笔,殊死搏杀于轻描淡写处娓娓道来。

每落一子便是一次生死的较量。


施襄夏说:我施襄夏这辈子最想赢的人,就是你。要是争,必不能手软。

范西屏说:我范西屏不争则罢,若争的话,就一定要赢你,绝不会手软。


范西屏将围棋视作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既是为已逝的父亲而下,也成就了自己。施襄夏是名副其实的棋痴,每天挑灯打谱,由最初对围棋的好奇变为衷心地热爱它。

他二人曾相约永不对局,却躲不过命运的捉弄,最终于当湖一决胜负。

唯有范西屏有资格和施襄夏对局,也唯有施襄夏可与范西屏一争高下,天下间唯有他二人有资格相杀一番。

 

结果如何已经不重要了,乾隆时期最出色的两位围棋巨匠,当湖之后已然沉寂。

只是当过去很久之后,惊堂木重重一响,众人从恍惚中惊醒,心神震慑,依然会忆起深夜帐下,一灯如豆,昏黄的烛火明明灭灭,纤长手腕抬起又落下,悦耳的碰撞声响起,一道得意的声线传来:——打吃。

另一道懊恼的低咒飘出房门,映在窗前的,是两个瘦削修长的身影。


何以手谈数局胜负不明,何以浪迹江湖不得安所?

何以别离,何以相聚?

残局在手,余温尚留。

 


                               —————谨此文送予《大国手范西屏演员—程皓枫


评论(4)
热度(14)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