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少年同盟/悠佑]双子星

浅羽悠太X浅羽佑希

年上双子;欲求不满腹黑兄贵X腹黑强势弟弟

旧文,算是很冷门的西皮了~哭出声

篇幅较长,全文链接见下~


公子长佩:

 

  • 双子星(高中篇Chapter·01-Chapter·10)

  • 双子星(大学篇Chapter·11-Chapter·22)

  • 双子星(社会篇Chapter·23-Chapter·28)


❀试阅❀

·高中篇

Chapter·01

两颗质量极其接近的星体,因为它们的万有引力十分接近,所以彼此吸引对方,互相绕着对方旋转不分离。

夏日。周末。

在电视上的天文节目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佑希下意识的寻找悠太的身影。


哥哥大人弯着腰在给植物浇水。

天气很好,阳光沿着他瘦削的脊背洒下,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

他愣愣地看着。


从出生就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十七年来一直如此。

从没有想过这样的生活方式也是会有被打破的时候。


「怎么了?」

直到悠太拿了罐可乐贴在他脸上,凉丝丝的触感透过毛孔钻入皮肤,他才回过神。

「在想什么?」

「啊,没有。电视节目。」说完扬起下巴朝着电视的方向点了点,继续百无聊赖地把玩遥控器。

「嗯。」悠太点点头,也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电视里的内容从天文变为广告,自己的弟弟却依然没有调台的意思。

他只好问,「玩游戏吗?」

「不要,今天不想玩。」

「那,要不要去找千鹤他们?」

「不—要——」佑希拖着长音,索性整个人压在悠太身上,蹭了蹭他脸颊。

今天他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在家待着。

悠太看看有些反常的弟弟,依旧任他靠在肩头。


暖洋洋的光线缓慢地倾洒在客厅,电视机和街道上发出的声响变成遥远的背景音。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带着懒散的温度。

当悠太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时,某个橡皮糖一样的少年已经睡着了。轻轻的吐息拂过他面颊,似乎还能闻到可乐糖化的甜味。

悠太抬起手关上电视,推了推佑希的肩,「喂,佑希,佑希,去房间里睡哦。」

佑希仿若未闻,手臂软软地搭在肚皮上。

哥哥大人只好低下头恐吓,「再不起来,咬你啊。」

佑希猛然张开眼睛,转了转眼球,看着正上方近在咫尺的相同面容,面瘫道,「呜哇悠太好邪恶。」

有那么一瞬间,悠太不知如何反应。

通常来讲,会面不改色地敲他一记爆栗吧,大概。


「装睡已经没用了。」悠太幽幽地说。

佑希打了个哈欠,迅速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叼了本漫画钻进卧室。

悠太盯着那扇晃晃悠悠的门,浅浅勾起嘴角。


晃晃悠悠的门,晃晃悠悠吃饭的动作,晃晃悠悠走路的步态。

和自己那么相似的样子,却是两个个体。

真奇妙。

双胞胎这种存在。


悠太总能猜到佑希心里的想法,但这种心有灵犀的第六感,最近似乎不怎么有用了。

他越来越猜不透自己的弟弟。

不经意间和要赌气的争论,让他时常有种弟弟在为自己吃醋的错觉。

这怎么可能呢。

还是在撒娇吧,那家伙。


无忧无虑向阳花绽放般的高中生活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时间飞速地溜走,或许在彼此都未曾察觉的时候,大家已经即将分别了。


悠太望着桌上对放的两套餐盘,不知怎么的,思绪万千。

自己和佑希也会分离吗?

虽然那家伙读书时总是一副懒散的样子,不过认真起来的话,还是可以和自己读同一所大学的吧。

这样继续在一起生活,父母也会比较放心。

但是以后呢?工作、结婚、生子,和不知在何处的女人组建一个家庭,然后兄弟二人渐渐远离。

总觉得,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自己已经习惯了,在佑希身后为他处理一堆的琐事。


麻雀落在门前的树上,窸窸窣窣的声音让悠太定了定神,继续整理屋子。

现在想这些太早了不是吗?


佑希趴在床上,无聊地翻看漫画。那些喜欢的人物仿佛变成了一堆简单的符号,让他凝不起一点注意力。

手机不断的有提示音传来。他丢开杂志,打开短消息。

「天气大好!一起出来玩吧≧口≦,我是千鹤大爷,不许拒绝!」

「呐呐佑希~佑希佑希佑希~~~快来拯救奄奄一息的我吧!我被小要残忍的丢弃了呜呜呜……」

佑希合上手机,继续拿起漫画。

叮的一声,又一条讯息。

「大家太过分了!佑希也不理我╭(╯^╰)╮人家自己去散步了!再也不要理你们这群无情无义的家伙了!」

「……」


佑希一脸怨念的走出卧室。

在沙发上看书的悠太抬起头,「怎么了?」

「稍微出去下。」

「待会儿妈妈就回来了。」

「嗯。」

悠太放下书,「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佑希无力地低声说。


-TBC-



评论(7)
热度(48)
  1. 成魔君Narkosis 转载了此文字
    真好吃hiahiahiaヾノ≧∀≦)o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