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黑子的篮球]日向X木吉 攻心为上06 END

01   02   03   04   05


06

日向缺了眼镜的双眼视线模糊,他眯了眯眼睛,躲开高大的男人,套上篮球衫想要离开这个让他喘不过气的地方。

因为他居然真的像个愣头青一样跑去教训花宫真了,还被对方那个缺钙儿童一样的身板打得浑身骨头疼,被其他人知道的话真的会被当成诚凛历史上的笑柄啊魂淡。

虽然花宫真那小子也被他揍得找不着北就是了。

 

但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出来还是会觉得很丢人。

木吉拉住他,温热有力的手掌握紧他汗湿的小臂。

日向心中怒气冲冲,还有一股不知名的郁火让他躁动不安,他猛然转身将木吉按在衣橱上,铁皮的衣橱受到撞击发出尖锐的巨大声响。

他重重吻上木吉饱满的丰厚嘴唇,噬咬舔吻不止。

对方居然用手托住自己的后颈,顺从地张开嘴任他品尝。被这个反应刺激到的日向眸光暗沉,愈发凶狠地抵住他厮磨起来。

 

木吉皱着眉和他接吻,尝到对方口中混合着锈味的滚烫舌头,又怕力道大了对方会疼,只好别扭着承受着日向狼一样的动作。

“唔......”木吉被吻得透不过气,伸手推他,“你适可而止......会有人进来......”

他气喘呼呼地说。

日向只一脸僵硬地看他:“你是不是和丽子交往过。”

“哈?”

木吉被他乱七八糟的脑回路给拐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日向阴着脸又问了一遍,他才了然地苦笑了一声。

“是有过......痛痛痛你在摸哪里?!”不等铁平说完,日向就伸进他的短裤中,一把掐住他沉甸甸的器官,然后又伸出舌头堵住男人的话语。

“喂——”木吉用力捣了一下看起来十分不正常的日向,对方吃痛退后一点,“你到底怎么了?”

日向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木吉搭上日向的肩,“丽子就像我们的妹妹,她同时也是很优秀的教练。你是不是被花宫真打傻了?”

“刚刚你们......”日向烦躁地挠挠头,“看起来有说有笑的。”

木吉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你是在吃醋吗?”

没想到日向吃起醋来居然这么幼稚,但是木吉发觉自己居然觉得这样的日向很可爱,可爱得简直不能够好了。

他闷闷地笑起来。

“好可爱。”

“闭嘴!”日向气急败坏,“我没吃醋!”

 

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好像都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最可怕的是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幼稚和可笑,却仍然无法阻止自己做出傻事。

他太在意他了。

从以前一直到现在。

 

木吉就像是一束光,始终在他前方燃烧着照耀着。如果说火神是火焰,他就像是手持火把的引路人,正因为有他牢不可破的坚定意志,才能将诚凛凝聚成如今的样子。

这是他们一直以来所期待的。

他和他一起见证了诚凛的成长,还要将诚凛带向那个巅峰王座。

他希望今后的时光木吉能够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共同迎来最终的胜利。

 

想到这里,日向一直以来始终躁动不安的心脏终于平静下来,他微微一笑,恢复了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木吉看着日向变回腹黑的表情,有些后颈发凉。

他才要拿开日向困住自己的双臂,就被日向握紧后腰按在自己胸口,然后男人的气息扑向自己耳畔。

他听到日向沙哑的声音在耳边说着:

“你真的彻底把我打败了啊,木吉铁平。”

诚凛的这员大将,心甘情愿向着他的王,俯首称臣。

火热的亲吻胡乱压下来,逐渐向着木吉左心房的位置,最后停留在那个砰砰跳动的地方。

“今后也一直在一起吧。”

不论是篮球、还是别的什么。

 

木吉喉咙里发出短促的呻吟,一把抱住趴在身上的男人,温柔笑起来。

用兵之道,兵战为下,心战为上,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END

2016/5/9


评论
热度(10)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