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黑子的篮球]日向X木吉 攻心为上05

01   02   03   04


05

“真是漂亮的身体……”日向眼神火热地盯着眼前不断战栗的结实身躯喃喃自语。

木吉被他恶劣挤压内部导致xing 器前端冒出几股白液,脸上闪过一丝难堪,拨开贴在他身体上方汗津津的男人。

木吉狼狈地跳下床,抓起衣服姿势别扭地往外走。

“喂,你要去哪里?”

男人停顿了下,没吭声,拉开门离开了日向的家。

“......好冷淡。”日向摸摸头,苦笑一下。

 

“疼!”

木吉按住后脑勺,回过神朝篮球飞来的方向望去。

相田站在不远处叉着腰瞪他:“喂铁平——叫你好几声了!怎么能呆成这个样子啊!”

诚凛的篮球部队员们一致看着他。

他有些不好意思,对短发少女露出个爽朗的笑容:“抱歉抱歉。”

“你最近一直在走神喔。”相田一边走过来一边说,眼中是难掩的担忧,“没事吧?”

这家伙虽然还是一脸大咧咧的憨直笑容,不过以她敏锐的洞察力发现,肯定是有什么心事。

“没事啦。”铁平熟练地接过相田丢给他的篮球,认真看着那颗圆滚滚的球体,轻轻摸了摸,“大概是天气连阴,腿上老毛病了,你知道的,没多严重的事。“

相田一听,眉毛一竖,一把拉过他,把他按在长凳上:“我瞧瞧。”

丽子蹲在他跟前,小心翼翼敲了敲他的膝盖,又翻来覆去扳前扳后看了看,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长舒一口气:“还好,只是有些红肿,晚上训练完冰敷一下吧。你啊,非要去逞强,是不是非得这条腿都废了才甘心?”

铁平看着喋喋不休像老妈子一样的少女,胸口涌起如湖水般温和的心绪。

他大手一挥,拍拍相田的头,“不用担心,我没事。”

相田噘着嘴:“有事一定要说,觉得不舒服立刻去医院听到没有?”

黑子和火神众人听到没什么大碍,纷纷散开继续练球。木吉犹豫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那个......今天怎么没看到日向?”

“他啊,说是他京都的表妹交了个男朋友,来拜访他顺便找他约球,教训人家去了。”

木吉应了一声,“你没有交代他要对对方客气点吗?"

相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会听我的?”

木吉哈哈大笑。

 

顶着一颗猪头的日向一瘸一拐走进篮球馆,就看到木吉和相田相谈甚欢的样子,他想起之前小金井提到的诚凛八卦——诚凛的“铁心”木吉铁平有和相田丽子交往过的传闻,又从反光的地板上看到自己鼻青脸肿的脸,冷哼一声,走向更衣室。

“呜哇日向前辈,你这是怎么了,得罪了谁啊?”小金井跳过来大叫。

“难道表妹的男朋友这么厉害?!居然能把日向前辈揍成这副鬼样子......”水户部摸摸下巴,相田闻言抱着肚子笑倒在地。

“......他也没好哪去!少啰嗦,我去换衣服了。”日向扫了一眼坐在长凳上没围观过来的木吉,脸上一红粗着嗓子吼回去。

 

旧情复燃...旧情复燃...哼。

日向慢吞吞的将满是灰尘的衬衫脱下来恶狠狠摔进衣柜,因扯到淤肿的地方痛得他倒抽一口气,脸差点变形。

听到身后门被推开的动静,他没回头,估计又是哪个好事的队员把他当做观赏动物来参观了。

一只拿着冰袋的手伸向眼前,他顺着手臂看向来人。

“是你啊。”日向用手帕擦了擦眼镜。啧,镜片碎了一部分,看来是不能再用了,待会儿还要去配副眼镜。

木吉看着日向无精打采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将两包冰袋分别贴在他高高鼓起的右脸和青紫一片的肋下,对方被冰的一哆嗦。

两人一时间相顾无言。

“你不是去找你表妹的吧。”木吉打破沉默,率先开口。

日向惊讶地抬起头。

“国中的时候,有一次你表妹来看你,我和你一起陪了她一下午。”木吉自顾自说起来,不意外地看到日向的脸色一变,他继续道:“她当时还带了个青梅竹马的男孩子,对方弱鸡的始终躲在你那暴力表妹的身后,你忘记了?”

说到最后,木吉的声音已经带了莫名的笑意。

日向耳根通红,有种谎言被戳穿的无所遁形。

“不过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木吉浑厚的嗓音带着笑时十分悦耳,他抬起手触碰了一下日向红肿的眼皮,“这种专挑人要害的打法,倒是像极了我们都认识的一个人,你不觉得吗?”

日向呼吸急促,挥开他的手:“别说了。”

木吉恍若未闻,一字一句道:“花、宫、真、”

 

 


评论
热度(11)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