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黑子的篮球]日向X木吉 攻心为上01

01


那家伙是从上周末晚上回来开始不对劲的。

日向拧紧眉头,镜片后的视线牢牢锁在身旁那个笑得一脸天然的男人身上。

烤肉店氤氲的热气,混杂在几人赢得比赛的兴奋中,让人看不分明大家的表情。

但是那种开心的心情,早已传递给周围。

唯有那家伙,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上周末他到底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由于不了解导致的焦躁感让日向十分烦躁,只能抱着果汁一杯接一杯的喝。

忽然有只大手按住他的肩膀,“日向君在想什么呢,烤肉都被抢走了哦。”

日向身体一僵,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的脸,闷闷地说了句:“没什么。”

明明是平淡无奇的颜,在某些时候却会散发出该死的吸引力。不管是蓬软毛糙的栗色短发,还是像大型犬一样温和没有攻击性的栗色瞳仁。但只是待在他身边,就会产生一种奇怪的安心感。

所以这个人才能被称做无冕之将的“铁心”。

比所有人都要坚毅的内心,比所有人都要热爱篮球的心,比所有人都要善良的心。

他是诚凛高校篮球部的精神支柱。

 

可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却只能再和他们打一年的球。

现在已经是冬季杯准决赛了,比赛的进程异常紧张,他的膝盖早就已经超负荷,每天都像是在倒计时,自己和丽子在为他着急的同时,他却爽朗的笑着说:“即使只有这一年,我也希望能和你们一起打进全国大赛,成为日本第一。”

彼时,他在病房抬起挂着泪的脸,微微颤抖地笑着说:“我果然,还是最喜欢篮球了。”

自己的心像被扎一样剧痛起来,那个执着的笨蛋。

 

“日向前辈居然在发呆,我觉得有点稀奇。”黑子波澜不惊的声音冷不丁地从一旁冒出来,惊得日向差点跳起来。

“喂你这家伙,刚刚不是还在火神旁边?!”

“那是十分钟前的事了。”

“黑子被火神挤到一边去了,哈哈~~”

“少罗嗦!”火神炸毛,“我没有注意到那家伙啊。”

“火神君你是在说我存在感太弱了吗,我会生气的。”黑子周围忽然冒出一团团黑乎乎的东西,幽幽地说,“我知道我存在感是很低的,可是我还是会伤心的”

“不是、不是啦!”火神挤开旁边的小金井,一屁股坐在黑子旁边,手忙脚乱笨拙地安慰道:“我可是把你当做最好的搭档啊黑子!”

黑子睁着圆圆的透明双眼看着火神,微微勾起唇角,低声说:“火神君无论何时都是这么温柔呢。”

火神反应过来之后脸忽然涨成猪肝色,故作镇定地抓起可乐咕咚咕咚往嘴里灌。

“呜哇火神君居然害羞了诶!”

“闭嘴我才没有害羞!”

“可是你的脸超红的。”黑子瘫着脸说。

火神额角爆出两根小青筋,恶狠狠瞪了黑子一眼。

 

日向终于深吸一口气,将外套甩在肩上,面无表情的说:“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大家看着日向离开的背影面面相觑,然后丽子发话,接下来还有几场硬仗要打,便打发众人纷纷回去。

木吉看到日向怪异的表现愣了一下,接着追了出去。

“日向,喂,日向。”

日向闷声不吭往前走,冬季夜晚的寒风吹过,迅速带走身体的热度。呼吸间已经可以带出白汽了。

“你究竟怎么了,日向?”木吉拉住日向。

“放开我。”日向皱起眉。

“你不对劲。”木吉认真地看着他。

所以说这个人认真的时候总是格外拿他没办法。

“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吧。”日向终于抬起脸,狠狠盯住对方。

木吉怔了一下。

日向伸手扯过木吉的上衣,将他抵在电线杆上,咬牙道:“你上周末到底见了谁,最近几天都一副神游的状态,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木吉却忽然痛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日向敏锐地眯起眼睛。

由于用力过大,木吉的衣衫被攥的不成样子,日向隐约看到对方锁骨下乌青的痕迹。

在明白过来那是什么痕迹之后他睁大了双眼,继而怒火爆发。

“这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6)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