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夜访吸血鬼/莱路]血色礼赞·番外-新生

01   02   03   04   06   07·END


番外·新生


路易打开门,又关上。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们能不能在自己家搞?”

路易在门外喊了一声。

 

阿蒙德又来了。

不过这次是正式的登门造访,没再走窗台。

顺手还带了个小子。

路易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个戴眼镜的青年。

“这是怎么回事?!”他暴吼一声,“你怎么会变成吸血鬼?”

他明明警告过他的——永恒的黑暗和永远静止的时间。

如果孤独,那将是必死还痛苦的折磨。

 

莱斯特仰躺在舒适的沙发里,看着阿蒙德身后那个小个子倒霉鬼。

“喂,倒霉鬼,原来你被阿蒙德捡走了。”

“他叫马洛伊。”阿蒙德面无表情的补充一句,“丹尼尔·马洛伊。”

“谁在乎呢?”莱斯特翻翻白眼。

“我他妈在乎!”路易快步走到懒散的莱斯特跟前,一把揪住他的衬衫,“是不是你干的?”

“你不是发誓再也不将人类带入黑暗世界了吗?”

“这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吗?我可是差点被你害死。”莱斯特眼神一冷,又看向那个沉默的男人,“还有他!”

“况且谁叫那小子刚好送上门儿来。”

路易气结:“你......”

“我给了他选择的......”莱斯特抢过话头,“你可以问问他。”

说罢朝门口站着的两人努努嘴。

 

“路易先生,您好。事实上,我还在学习如何做一名吸血鬼。”丹尼尔笑嘻嘻的向路易伸出手。

“您刚刚成为吸血鬼的时候,也是这般始终都处在饥饿的状态吗?”

“许多的事物在我眼中都变得不同了,是我的错觉吗?”

“......”

路易忍耐地听着丹尼尔的喋喋不休,忘了告诉自己他原本的记者身份。

 

莱斯特不怎么搭理阿蒙德。不搭理那个曾经和路易合伙谋杀自己的家伙,不是因为恨他企图杀掉自己,而是厌恶他对路易抱持的非分之心。

他可不会忘记引诱路易杀掉自己的阿蒙德,目的就是得到路易。

不过莱斯特也没有再和阿蒙德算老账。

事实上莱斯特一直不是个记仇的人。因为他有足够强大的血系,知道没几个人能威胁到自己。

威胁不到自己,也就别想招惹路易。

 

阿蒙德和丹尼尔便在莱斯特的一处别墅住下了。

路易和莱斯特偶尔会回来小住。但更多时候,路易要追着莱斯特大半个美国到处跑。毕竟成为一名受人追捧的歌星,很多时候没法儿由着他的性子来,反而酒店住的更多些。

 

今晚莱斯特难得有点儿富裕时间。

两人已经许久没有一起狩猎,结果路易刚打开门便看到丹尼尔两腿大开被阿蒙德操的死去活来的样子。

莱斯特放肆的笑出声。

他觉得放心多了。

至少阿蒙德现在只顾着‘照顾’他的‘儿子’了。

 

路易第一次看到丹尼尔露出獠牙,瞳孔变色是在一次酒会上。

他拥着一名美艳的少妇慢慢挪到四下无人的角落,抚摸对方的脊背,熟练地吻上少妇的脖颈。

然后他看到丹尼尔猛然变得狰狞的表情,茶色眼珠色泽变深,透着种异样的血光。

他从丹尼尔的眼睛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不知道丹尼尔有没有后悔过。

他只是觉得无力。

最终自己也无法阻止那些无知的人类因着对永生的渴望变为新生吸血鬼。

黑暗世界的新生,意味着人类世界的死亡。

他们都一样,再也回不去了。

 

路易看着身边熟睡的莱斯特,将额头抵在莱斯特光洁的额上。

莱斯特当初是不是比自己和丹尼尔还要无助、还要孤独?他可是连老师都没有。

莱斯特感觉到路易的动作,迷糊中凭着本能熟练地搂过他,揉了揉眼睛。

然后莱斯特觉得黑暗中的路易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十分忧郁。

他觉得一定是今晚的夜色太凄迷,自己干得还不够狠,让路易那该死的忧郁症又发作了。

那么只能再度治愈他一下了。

“Je t'aime.”

他们曾沿着塞纳河畔观赏盛大的嘉年华;也曾在巴黎的酒馆品尝芳香的水果酒,肆意起舞,还游览过午夜的卢浮宫......

路易的眼神就在他华丽而独特的嗓音中渐渐雀跃起来,变得越来越亮。

看吧,多么管用。

莱斯特满意的想。

 

——番外 完

2016/3/9


评论
热度(45)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