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夜访吸血鬼/莱路]血色礼赞03

01   02


03

“如果我让你一切重新开始,跳过痛苦的那一部分,走入另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世界,如此一来……无论时间……病痛……或死亡……都伤害不了你。

别怕。

我会给你一个选择……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机会。”

路易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次夜。

他做了梦。那是和莱斯特相遇之初的事儿了。

他太过迷恋人性。因着对生命仍旧怀有敬意,使得他即使变为吸血鬼,仍旧不愿去吸食人血,不愿面对自己残暴的另一面。一次又一次接近人类,企图混迹在人类世界里,却只能给自己带来绝望。难怪莱斯特会说他是个“慈悲的杀人者”。

莱斯特说过——要诀是别想太多事情。

他不是个合格的老师,因为他总是以“还有许多东西没教给他”为借口却迟迟不教他任何东西,将路易拴在自己身边。

他有时像个可悲的孩子。

因为他没有选择。

刚刚初拥便被丢弃的莱斯特。一切都靠自己笨拙地摸索,无论是生存于世的手段,还是隐匿自己的技巧。

 

路易动了动,发现捆缚他的锁链已经不见,这下他自由了。

他起身下床,扶着自己的腰骂了句脏话。昨晚的莱斯特完美阐释了什么叫做野兽,简直要把他干坏了。

路易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发现偌大的别墅里空无一人,只有莱斯特猩红的长袍孤零零的被随意丢在沙发上。

这家伙又像个幽灵一样消失了。

猎猎作响的夜风鼓起花纹繁复的厚重窗帘,烛火明灭跳动,路易打开电视机:“谁在那里?出来吧。”

一个身影自黑暗中缓缓靠近,露出一张熟悉的英俊面孔。

 

“阿曼德,你来做什么?”路易诧异地问。

“我来带你走,路易。”

强大英俊的吸血鬼朝路易走近,“听丹尼尔说你被困在这个鬼地方。”

“这里究竟是哪儿?”

“旧金山。”

“丹尼尔?他怎会在你那儿?”

阿曼德没有理会这个问题,凑在路易脖颈间轻嗅,倏然皱紧眉头远离了他一些。

“他给你喝了他的血?”

“谁?”路易没反应过来。

“莱斯特。”阿曼德又欺近他,用力握紧他的胳膊,“你喝了他的血?”

回想起之前的画面,路易忍不住耳根发红没有回答,相当于默认了。

但他不理解阿曼德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说起这个真巧我有问题要问你,阿曼德。”

阿曼德示意他继续往下讲。

“吸血鬼绝不能喝死人的血。严格来说,吸血鬼本身并不能算是活人。”路易疑惑,“为何我喝了莱斯特的血却没事?”

黑暗世界的法则——要牢记唯独不能喝死人的血。

当初他和克劳迪娅就是用死人的血来诱骗莱斯特,导致他几乎丧命。加上纵火,路易以为自己当时一定能够成功杀掉他了。

哪知三条鳄鱼救回了莱斯特的性命。

阿曼德牢牢盯着眼前的路易,良久才开口:“这意味着......你可以杀死他了。”

“真正意义上的,死亡。”阿曼德补充道。

路易震惊地看着他。

“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希望吗?”阿曼德又说,“终于可以摆脱他的控制,再也不必被他折磨。”

“......可我不懂,吸血鬼不是无法杀死初拥了自己的吸血鬼吗?”路易清澈碧绿的目光不再平静,开始剧烈得动摇。

把自己变为同类的吸血鬼,相当于血系中的父母,是他永远无法反抗的。这也是为什么,路易尝试了无数种方式也杀不掉莱斯特。

因为这违反了吸血鬼契约。

而相反,莱斯特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自己,可他没有。他从不曾真正置自己于死地。只是像玩弄老鼠般愚弄自己,再恶狠狠教训自己一顿,最后把他拖上床。

“现在起,你属于他了。”阿曼德仿佛已经知道这次到来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再问他是否要和自己一起走。

路易依旧不解地看着他。

阿曼德转身离去。走到窗前又回头深深看了路易一眼,才打开窗户一跃而下,消失在夜幕里。


评论
热度(21)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