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kosi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夜访吸血鬼/莱路]血色礼赞01

01

我追逐着他。

那个叫Lestat的吸血鬼。

 

路易游走在纽约夜晚的街道上,不甘心地自言自语。

那个家伙杀了我心爱的克劳迪娅。剥夺了我一切试图像个人类的存在。

我简直恨死他了!

该死的!我要拗断他的脖子,放干他的血。哦,我竟然忘记自己已经这么做过了,还砍了他的头。

变成吸血鬼后,路易比从前暴力多了。因为除了新鲜血液外,能够令自己感到兴奋的东西越来越少,对鲜血的渴求却越来越强烈。

 

和倒霉的记者聊完天,路易才惊觉他竟以一种怀念的姿态讲述了莱斯特和自己纠缠近百年的故事。令他意外的是那个叫丹尼尔的倒霉鬼居然没被自己吓疯,反而乞求永生之血,路易太久未曾波动的内心被暴怒填满。他露出獠牙,面色狰狞地警告了他,那傻子才惊慌失措地开车逃走。

很好。

不能够丢弃身为贵族的骄傲,路易整整衣领,慢条斯理地戴上黑色小羊皮的手套,拿过倚在门边的手杖,消失于夜色中。

 

路易在雾霭重重的街上边走边神游,丝毫未发现无声无息闪现的黑影。当他听到身旁树叶发出的轻微动静并用余光扫到那条熟悉的猩红长袍衣摆时,猛然回头张开苍白的口嘶叫,露出血红的舌和锐利的獠牙。

只可惜为时已晚。

他听到了自己脖颈被折断时骨头发出的清脆声音。

Fuck!他还没来得及捏碎莱斯特的脖子,自己的脖子反倒被掰断了。

这是路易失去意识前,脑袋里想到的最后一件事。

 

受到惊吓的记者跌跌撞撞跑出酒店,发动车火速离开了那个地方。

行驶在公路上,凛冽的寒风在耳边呼啸,他却并不感觉寒冷,他需要寒风来让自己躁动的心平静下来,这时最好再来杯烈性马蒂尼。

莱斯特简直要感谢这送上门的食物。

他夺了这个倒霉鬼的红色跑车,作为礼物,他送给了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莱斯特看着倒霉家伙脖子上汩汩冒着血的两枚血洞,露出个魅惑的笑容。

“这一次,我给你选择。”

少量的鲜血不足以滋润久未饮血的干涩喉咙,但不难听出他独特而磁性的声线透着股愉悦。

24小时内,初拥与否,让这小子自己来做决定。

“你叫什么名字?”莱斯特哼着歌整理好自己的袖口,扯出破旧的镶金蕾丝边认真抚平,将车速提至极限时还不忘悠闲的发问。

丹尼尔即将窒息,眼球已经开始泛白,他求助地看着身边开始播放车载爵士乐的魔鬼,喉咙里发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莱斯特当然不指望他能回答。他的大动脉被自己咬破,能出声才真的是见鬼了。

“想活下去吗?”

莱斯特金色的眼珠流光溢彩,镶在深邃的眼窝中,车灯照射到的雪银獠牙折射出冰冷的光泽。

丹尼尔呼吸困难地点了点头。

“我给了你选择。”莱斯特重复了一遍,像是说给自己听。他关掉车载收音歌曲,路易的声音便又从磁带逸出。

他自言自语地讥嘲了一句:“总想着去死的家伙,也就路易一个了。”

提到路易,他整个人兴奋起来:“哦路易、路易,仍在哀号。听到了吗?我听几世纪了。”

说完朝丹尼尔抛了个动人的媚眼。

 


评论(8)
热度(47)

© Narkosis | Powered by LOFTER